文摘(第7期)| 汽车工会集体谈判的新胜利等

本期推荐:

1. A Significant Deal for Automakers and Unions – The Atlantic

Oct.27, 2015

作为本周文摘的开始,我们首先关注近期集体劳工关系领域的大事件——汽车工会(UAW)逐渐完成的集体谈判。本周的《大西洋月刊》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评论。

近十年来,由于大型工会力量整体下降以及经济因素的影响,工会在集体谈判中很多时候都不得不做出让步。基于以往在与汽车“三巨头”(即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菲亚特克莱斯勒/FCA)谈判中的让步,在汽车工会进驻的工厂里工作的员工不得不面临“两档制”(two-tier system)薪酬结构的困扰。也就是说,即便是做同样的工作,无论工作多么努力、工厂业绩多么好,新晋员工永远比老员工挣的少。有时同岗位的新员工工资甚至只有老员工的一半。“两档制”一方面受到汽车工人的批评,另一方面也被认为是在经济危机中美国汽车工业得以维持的重要原因。

然而,随着近期汽车工会与三局头新一轮集体谈判的完成,这种局面将被改变。

在汽车工会的努力下,通用和克莱斯勒/FCA基本同意逐渐废除“两档制”,尽管和福特的谈判还在进行中,但分析认为汽车工会在这一议题上将最终取得全胜。

本次汽车工会在集体谈判中取得的进展是在近期工会力量衰减的趋势中少有的胜利。文章认为,这一方面证明了汽车工会仍然有能力为工人们争取权益,另一方面也说明即便是给工人更好的待遇,美国的汽车工业也能够保持盈利。

对于那些非会员的汽车工人来说(三巨头工人总数约14.5万,而据BLS的数据,全美汽车制造业工人总数为93.4万),分析认为工会的胜利具有传导效应,整个行业工人的薪资将会提高。当然,不同地区的状况会有差异,与处于“锈带”(Rust Belt)的州不同,南部各州工会参与率都不高。这种状况一方面吸引了不少外资汽车企业前往设厂,另一方面也给该地区的劳工团结带来了困难。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美国劳动法观察(uslaborlawob.com)查看更多与劳工团结相关的数据。

http://theatln.tc/1MpGvWv

2. D.C.’s paid-leave proposal goes way too far – The Washington Post

Oct.14, 2014

带薪假期立法这个热议的话题我们在文摘栏目中已经多次介绍过。如今,D.C.(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议会的一项关于带薪假期的法案引发了新的争论。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对D.C.的新带薪假期法案进行了直接的批评。

社论认为,D.C. 议会近年来已经通过了太多的劳工立法,对雇主施加了太多的要求。老的法案尚且墨迹未干,如今的带薪假期法案(B21-0415- Universal Paid Leave Act of 2015)又要求雇主向雇员每年提供多至16周的带薪假期,这无疑又给雇主们再次添加了沉重的负担。这样的立法方式将导致工作机会从D.C.流失并最终损害该地区劳工的利益。

社论认为,这项新的法案将覆盖D.C.几乎所有的全日制或非全日制劳动者,为他们提供最多长达16周以及最高至100%薪酬的带薪假期。无论是假期长度还是薪酬支付标准都超过了加利福尼亚或新泽西等州目前的法律规定。同时,为了保证法案实施的资金来源,D.C.政府还将向区内所有雇主们征收一项基于员工薪酬水平的新税收。

社论的批评指出,这一法案没有对那些已经自己提供了带薪假期计划的雇主实行差别对待。所有雇主都需要交税,这也许会使得雇主们削减目前已经提供的福利或者搬往弗吉尼亚州或马里兰州。

该法案同时还有一个最主要的缺陷,即没有针对那些最需要的人群(低收入、少数群体)立法,这些人群往往难以从工作中获取类似福利。这种全面覆盖的立法根本没有考虑到现实运转的可能性,单纯是为了满足对奥巴马政府以及工运份子们在这一议题上的呼应。

社论最后认为,这样的法案不难获得支持,但当法律最终导致投资或者工作机会流失时,议会成员只能自吞苦果。

http://wapo.st/1NJGFLz

3. Meet the Most Progressive Paid Leave Bill in America – New Republic

Oct.29, 2015

《新共和》的作者在这篇文章中对上方《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进行了商榷。

文章认为社论中的内容将给人们理解D.C.的带薪假期法案造成了误导。

加利福尼亚、新泽西、罗德岛乃至世界各地的实践都反应出,提供带薪假期性价比最高的做法就是采用社会保险的模式。也就是每个参与人缴纳少量的费用,当有人需要使用假期时,则由费用构成的资金池向他们支付“薪水”。

与《邮报》社论的认识不同,《新共和》作者认为,在员工使用假期期间,雇主并不被强制支付他们薪水,假期薪水是由缴费构成的资金池支付的。雇主只需要为每个雇员缴纳少量的费用就可以了。这种模式一方面为那些没有能力自己提供带薪假期的小企业带来了提供这一福利的可能,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广大自由职业者、合同工以及非全日制劳动者们迫切的需求。

就效率问题而言,文章认为,近来由超过200名商科教授呈交国会的联名信指出,带薪假期计划从经济上对雇主是有利的。根据估计,员工流动造成的损失中位数大约等于全行业员工年薪的21%。这类假期的提供能够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员工流动率同时促进劳动参与率的提高。

同时,针对《邮报》对D.C.法案“广覆盖”的批评,文章认为这种说法本身是不准确的。目前在全美只有约13%的劳动者能够从雇主那里获取带薪产假。只有不到40%的劳动者能够获得雇主缴费项目提供的带薪病假。对大多数没有任何覆盖的人来说,新生儿的来临或者患病意味着经济上的窘境。带薪假期的缺失对雇主同样也会带来损失,员工流动率的提高意味着人才的流失,同时也将造成招聘或者培训的成本提高。

综上,文章认为,与其说走得太远,不如说走得还不够远。带薪假期问题是一个全国性的社会问题,考虑到国会现在很难在这一问题上有所突破,D.C.的方案从经济上来说是合理的,这一法案的最终实施将推动全国性立法的前进。

http://bitly.com/re1publ

200位商科教授支持带薪假期的联名信:http://src.bna.com/if

anyShare分享到:
饶溪

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