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第12期)| “无工会,不谈判?”

1. No Workplace Cooperation Allowed – National Review

Dec.10, 2015

工人委员会(Work Council)是德国乃至欧洲大陆企业广泛采纳的员工参与企业民主管理的模式。然而,这一制度与美国劳动法产生了兼容性问题。这篇来自National Review 的文章以德国大众在田纳西工厂中的碰到的困境为例讨论这个话题。

德国大众希望在其田纳西的工厂中推行工人委员会制度,这项制度将让员工能够有和管理层沟通、商讨并决定公司政策的通道,同时也是大众在德国母公司采取的模式。然而,大众的善意举动被美国政府认为将会违反联邦劳动法,遭到了禁止。自2011年大众在田纳西设立第一个工厂以来,希望设立工人委员会的努力不但从未成功,反而使大众陷入一了场与全美汽车工会(United Auto Workers)的纷争。

从“新政时期”开始(New Deal eras),对抗模式(adversarial model )的工会制度就根植在了美国劳动法的进程中。这种模式的产生和发展,与早期禁止工人团结的政策有关。1935年的《瓦格纳法》(The1935 Wagner Act)在给予工会联邦法律保护的同时也禁止员工在没有独立工会代表的情况下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也就意味着,在没有工会的情况下,设立工人委员会参与管理层决策的操作违反了法律对工会集体谈判权的专属保护。

2014年,UAW 提醒大众公司,绕开工会建立工人委员会是行不通的。大众公司之后慷慨的邀请UAW帮助其员工成立工会。但由于员工担心成立工会后导致工作机会减少,UAW的热情被大众员工拒绝了。大众公司契而不舍,设图设立一种由少数员工代表与管理层对话的机制来实现初衷。然而,由于联邦劳动法并不认为代表员工数量的多少是判断工会与否的必要条件,大众的这种做法同样被认为是违法的。

之后,UAW 为了再次组织建会,抓住了大众新办法的软肋,要求加入对话,成为员工的代表。而员工们因为担心UAW在对话中取得控制权,反而成立了自己的反工会组织(the American Council of Employees),并递交了建立工会的申请。种种举措最终形成了工会与反工会工会(anti-unionunion)之间对抗的局面。

在之后的斗争中,轮到UAW 发挥创意,他们抓住了微型工会(“micro unions”,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参考我们此前的文章)这个概念,希望从局部突破,先将技术工人组织起来,成立“微型工会”。在UAW发起新举措后,大众担心此举造成工人的分化,向NLRB(劳资关系委员会)提出抗议。但NLRB最终支持了UAW,在1450名工人的工厂中成立了160人的“微型工会”。最终,公司和员工没有一方得到好处。

文章认为,在一个如此崇尚表达自由的国度,大众公司的善意遭到如此的下场,只能说明现有的劳动法律已经出现了滞后。国会应当与时俱进的去修改那些《瓦格纳法》时代的规定。就算国会没有动力,法院也应该以表达自由为基础,进行司法审查。劳动法随着时代的进步不应该被那些亲睐对抗制工会的组织所阻碍。

http://bitly.com/N2E3R1V

2. I side with – isidewith.com

本期第二个推荐是近日在各大媒体中出镜率颇高的一个网站,I side with. 之所以要做这样一个特别推荐,主要是本站主编希望我们能够在各个栏目中结合总统大选做更多的报道。Iside with 通过问答测试的方式分析参与测试者与每一位2016年总统候选人在政策理念或者意识形态上的相似性。

就题目涵盖的内容来看,测试题目包含了选民关注的焦点,包括以下一些类别:

国内政策(枪支管控、毒品管制、竞选改革等)

选举问题(选举欺诈等)

移民问题

社会问题(终止妊娠、第一修正案、死刑问题等)

健康保障(医疗保险、大麻使用等)

经济问题

外交问题

教育问题

环境问题

科技问题

就美国劳动法关注的劳工问题或者说劳动法律问题,该站点的测试主要涵盖了性别就业平等、社会福利、最低工资、带薪休假、工会、养老金等议题。其中不少是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经常讨论的问题。

该站点同时提供中文版测试,希望大家在玩得愉快的同时也对大选年关注的劳工问题有进一步的了解,我们美国劳动法观察将在2016年为大家带来更多的报道。

祝节日愉快:)

http://www.isidewith.com/
anyShare分享到:
饶溪

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