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歧视案件的诉讼时效与《莉莉·莱德贝特公平薪酬法》

奥巴马上台以后,签署的第一个法案《莉莉·莱德贝特公平薪酬法》(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是和反歧视案件的诉讼时效有关。

故事从2007年最高院审理的Ledbetter v. Goodyear Tire& Rubber Co一案开始。从1979年开始,该案的主人公Lilly Ledbetter一直在固特异(Goodyear)轮胎公司工作。1998年有人在她的邮箱里放了一份备忘录,上面列有她的底薪,每年大约4.4万美元,上面还列有工龄、职位与他相同的3名同事的底薪,从每年5.3万到每年6.2万。她认为她的主管是基于性别原因而给她的工作打了差评。因为公司通常根据主管对员工的评价来决定工资水平,她的工资一直低于与她工作岗位类似的男同事的工资。在1998年6月,她开始向公平雇佣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简称EEOC)申诉,并在11月份开始向法院起诉。

10_180-days

在地区法院,陪审团支持了Ledbetter的主张,要求公司支付积欠工资和赔偿金。随后Goodyear上诉,上诉法院推翻了地方法院的判决,认为Ledbetter只能对1998年3月(也就是向EEOC申诉)之前180天内发生的基于性别的工资不平等问题进行起诉。公司之前的行为,尽管会对申诉前180天的工资水平有影响,Ledbetter也无法起诉。(按照《民权法案》的规定,原告必须在非法雇用行为发生的180天或者300天之内向EEOC提出,180天还是300天取决于州,本案是180天)。

案件最后到了最高院。最高院以5:4的投票支持了上诉法院的判决。判决书由大法官Alito撰写,判决书认为,Ledbetter应该在公司的每一次歧视性工资决定做出并传达给她后,在180天内向EEOC提出申诉,但是Ledbetter没有这么做。而在她向EECO提出申诉之前180天内公司向她支付的薪水并不能为弥补之前的失败提供基础。最高院提到之前判决的United Air Lines v. Evans一案,当一个女空中乘务员结婚后航空公司解雇了她,因为航空公司规定不得雇佣已婚的女空中乘务员。后来航空公司又重新雇佣了她,但是拒绝将她过去的工龄记入。当时的最高院认为,拒绝承认她之前的工龄,仅仅是航空公司过去歧视行为的结果,但是不构成一个当前的违反。

最高院也不同意按照“敌意工作环境”来处理本案。在最高院之前的判例 National Railroad Passenger Corp v. Morgan一案中,最高院认为,因为原告主张敌意工作环境,那么原告的种族歧视的诉讼时效就不受民权法案第七条禁止。敌意工作环境由一系列单独的行为组成,但又集体性地构成一个单独的非法雇佣行为。因此,只要这种敌意工作环境持续到原告向EEOC提出申诉的前300天,原告就可以起诉。但是在本案中,最高院认为,Ledbetter的经历不是一个敌意工作环境,因为她的每一个薪酬支付都是一个单独的行为,是一个独立的可被辨认的和可以起诉的错误行为,因此,他们只是一系列的错误行为,而不是敌意工作环境。

而大法官Ginsburg则撰写了异议。她认为,工资上的差异很难察觉(hidden from sight)。在案件中,Goodyear对于工资信息保密,雇员对于其他同事的收入只有有限的渠道可以了解。而且,这个案子并不是Ledbetter的涨薪被否决而是大家都涨薪时男同事获得更高的工资。在自身也涨工资的情况下,一个女员工很难立刻识别她经历了一个敌意的雇佣行为。她写道:“这不是最高院第一次判决一个限制解释《民权法案》第七条的案子了,这与该法案的广泛的救济目的不相符合……现在,球又到了国会这边,立法机关可以用行动来纠正最高院对于《民权法案》第七条的“过度狭窄”的解释。”(在《九人》一书中,作者杰弗里·图宾写道,Ginsburg在该案的异议中强烈谴责了同事,这起案件的判决结果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为了存心激怒她。当Ginsburg还是法学院教授时,她就曾代表部分女性当事人打过同工同酬的案子。)

在判决之后,为了响应Ginsburg的异议书,2007年,美国国会里的民主党议员提交了莉莉·莱德贝特公平薪酬法(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的议案,但是当时共和党一直阻挡了这项议案的通过。随着奥巴马当选总统和民主党控制参众两院,该议案于2009年1月又重新进入立法程序,并被参众两院通过,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1月29日签署该法案,这也是他签署的第一个法案。简言之,这个法案就是直接推翻了最高院的判决。假设Ledbetter遭受雇主的一个歧视性工资决定,并且这个决定一直影响到她的工资支付,那么,按照最高院的“旧法”,诉讼时效从雇主做出歧视性工资决定开始计算。但是按照新法,因为支付给Ledbetter的薪水受到了歧视性工资决定的影响,即使这个支付行为在诉讼时效之前已经开始,但是诉讼时效可以从最近一次收到薪水时开始计算。因此,只要Ledbetter在拿到薪水的180天以内向EEOC提出,都不会受到诉讼时效的禁止。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