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第13期)| 最高院审理汽车服务顾问加班费案等

1301

本期推荐:

1. High Court to Decide on Overtime Pay for Car Dealer Workers – The NewYork Times

Jan.15, 2016

《纽约时报》这则很短的报道讲述的是联邦最高法院正在审理的一起加班费案件,Navarro v. Encino Motorcars, LLC. 与我们之前文摘栏目介绍过的最高院审理的其他加班费案件类似,本案依然体现了最高法院在加班费这个问题上采取的一事一议原则。《时报》的报道仅刊载了有限的信息,为了使读者能够深入了解这一案件,我们会补充一些背景信息。

本案上诉自联邦法院此前的案件,即Navarro v. Encino Motorcars, LLC (9th Cir.Mar. 24 2015) 。在此前的判决中,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支持了原告劳动者要求支付加班费的请求。

原告是一群为汽车销售商工作的服务顾问(Service Advisors)。服务顾问的工作很特殊,他们负责与车主联系,接收车主对车辆问题的需求,对需求进行评估,向车主推荐相应的维修或者改装服务并将相应的服务需求转达给车商或修理厂。也就是说,这些服务顾问并不亲自解决顾客的车辆问题,他们的工作更像是导购或者售后人员。服务顾问通常的报酬是以销售佣金的形式确定的,因此车商认为不需要向他们支付加班费。

在本案中,作为服务顾问的原告认为自己每周工作时间超过了40小时,按照《公平劳动标准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FLSA),车商需要向他们支付相应的加班费。而车商一方则援引了FLSA 上对汽车行业部分人员的加班费豁免条款进行抗辩,认为这些服务顾问属于加班费规则的豁免范围。

被告提及的FLSA的这项豁免(29 U.S.C. section 213(B)(10)(A))决定了汽车销售、备件人员以及机械师(“salesman,partsman, or mechanic[s]”)不受FLSA加班费要求的限制。被告认为服务顾问属于上述豁免之列。

对法院来说,争议焦点就是决定上述豁免条款如何解释,即决定服务顾问是否属于汽车销售、备件人员与机械师这几个范畴。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援引了劳动部(U.S. Department of Labor ,DOL)对上述豁免条款的官方解释。

劳动部的这一解释如下:

“汽车销售、备件人员以及机械师的定义如下:

(1)汽车销售,指工作内容主要是获取顾客关于汽车、卡车或者农机订单或合同的受雇销售人员。

(2)备件人员,指工作内容主要是订购、储备、分配零件的受雇人员。

(3)机械师,指工作内容主要是对汽车、卡车或农机进行机械处理、维修、整备等机械工作的受雇人员。”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根据这一解释,从服务顾问的工作内容来看,他们并不属于加班费规则豁免的范畴,因此原告应当向他们支付相应的加班费。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这一判决与联邦第四巡回上诉法院此前在Waltonv. Greenbrier Ford, Inc. 一案以及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此前在 Brennan v. DeelMotors, Inc. 一案中的裁判观点不同。在后两起案件中,法院采取了“功能相似”(“functionally similar”)这一检验标准,即如果法院认为雇员的工作内容与汽车销售、备件人员、机械师的工作具有“功能相似”,则属于FLSA的加班费豁免范围。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并不接受“功能相似”这一检验标准,该院法官认为从FLSA条文本身来看不能得出国会对这一条款设置了“功能相似”这一额外的判断标准,因此这个问题需要按照DOL的官方解释进行严格的判断。

联邦最高法院已经审理了该案,目前尚未作出判决。考虑到在这一问题上下级联邦法院有着完全不同的裁判标准,最高法院的判决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http://nyti.ms/1npq0Vu

2. Study: Minimum Wage Increases Don’t Hurt the Restaurant Industry – Gawker

Jan.15, 2016

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标准是选举年的若干重要经济议题之一。关于提高最低工资是否会导致就业机会的减少一直是保守派与自由派在这一议题上的关键争点。我们此前的文摘栏目对这一问题进行过不少的报道。Gawker本周的一篇文章介绍了康奈尔大学的一项关于提高最低工资是否会影响餐饮业经营状况和工作机会的新研究,研究结论是不会。

这项研究之所以选取餐饮业作为对象,是因为研究者认为餐饮业具有人力成本占比高、从业者收入较低的特点,适合检验提高最低工资带来的影响。

Gawker 的编辑总结该研究的结论如下:

本次的研究再次证实了此前类似研究的结论。从20年的数据来看,以适当的标准提高最低工资(包括含小费最低工资)虽然提高了餐饮业整体的工资水平,但并不会对餐饮业的开业状况以及行业雇佣数量产生显著影响。

研究发现,尽管在提高最低工资后,餐饮业经营者会相应的提高菜单价格,但最终并没有发现这一变化对餐饮业盈利水平、开业数量和雇佣数量产生可靠的影响。

研究同时发现,有强烈的证据表明,提高最低工资减少了餐饮业员工流动率。研究者同时认为,提高最低工资增加了餐饮业员工的工作效率。

http://bitly.com/G5A7W8K

研究原文:http://scholarship.sha.cornell.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000&context=chrreports

 

anyShare分享到:
饶溪

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