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文摘(第14期)| 《邮报》评桑德斯的医保政策

 

 

 

uslaborlaw

本期推荐:

The false charms of Bernie Sanders’s single-payer plan – The Washington Post

Feb.7, 2016

《华盛顿邮报》在这篇评论文章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的医疗保险改革计划进行了质疑和批评。

文章首先承认,即便是在奥巴马总统实行了医疗改革后,美国医疗保险的现状也不容乐观。目前,大约有三千万美国人没有医保,而医疗费用却与日俱增。对现有的医疗保险制度进行改革或者说重构是本次总统大选中的热门跨党派议题之一。

自喻为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在竞选伊始就提出了要对现有的医疗保险制度进行改革,承诺将在竞选成功后实施“单给付”型全民医疗保险计划。按照桑德斯阵营的宣传内容(Medicare for All: Leaving No One Behind),在实施新的医保计划后,所有美国人都将受到医保覆盖,医疗资源也可以按需获取,人们不再因为惧怕丧失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而忍受不喜欢的工作。

文章认为,这项计划就像听起来那样,看上去很美,但难以成真。

首先,抛开共和党国会不谈,即便是对于民主党人或者自由派人士来说,桑德斯的计划实践成功的可能性也并不高。在现有的美国式政治互动下,医院、医生、制药企业以及保险公司会拼命进行游说,联合抵抗改革。

其次,按照桑德斯阵营的估计,新的医保计划能够每年节约一万亿(1 trillion)美元的医疗花费,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桑德斯阵营并未具体说明,只说将会“控制行政成本和药品价格”。目前,根据联邦医疗事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CMS)的数据,药品花费在总医疗花费中只占10%,而目前保险公司的利润也只占总医疗花费的6%。控制这些低占比的费用对降低总体费用来说可谓杯水车薪。

 

最后,文章认为桑德斯号称将会降低花费的计划实际上会导致医疗花费巨增。照其计划,更多的人将会享受和使用保险医疗、保险的覆盖内容也会更广(如视力和牙医),而传统用来抑制医保花费的“责任限额”(Deductibles)和“共负”(Copayments,个人和保险公司共同负担费用)将会被废止。这种医疗花费的巨增将最终导致桑德计划用来负担医保费用的税收剧增。按照学者的估算(KennethThorpe of Emory University),为了足够负担增加后的医疗花费,政府需要征收一项20%的所得税,而非桑德斯阵营估算的8.4%。而如果桑德斯希望通过采取降低向医生、医院以及其他医疗提供机构的支付来降低总费用的话,将会招致医疗机构和医生们的抗议或者造成医疗从业人员的供给不足,最终倒霉的只会是患者。

作为结论,作者认为,单给付型医保计划作为竞选宣言的效果要比实际作为医保改革方案的效果要好得多。换句话说,桑德斯的计划本身就存在矛盾,如果把医疗保险看作一项普世权利,那么控制花费就是不可能的。

 

文章链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the-false-charms-of-bernie-sanderss-single-payer-plan/2016/02/07/7b79be5a-cc25-11e5-a7b2-5a2f824b02c9_story.html

 

参考:

http://feelthebern.org/bernie-sanders-on-healthcare/

https://berniesanders.com/issues/medicare-for-all/

anyShare分享到:
饶溪

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