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美最高院未受理西雅图最低工资法上诉案等

今天,最高院宣布拒绝受理一个挑战西雅图最低工资法案的上诉案。

故事回到2014年,美国西雅图市的市议会通过了将最低工资提升至每小时15美元的议案。议案内容包括,西雅图的企业将根据规模大小,决定推行最低工资的时间表。其中,超过500名雇员的企业,将在三年内逐步提高最低工资至每小时15美元;提供医疗保险的大企业时限为四年;规模较小的企业,提高最低工资的期限为七年。

在这个立法中,特许经营遇到了尴尬,比如麦当劳,一个麦当劳的加盟店最多也就是十几名雇员,但是麦当劳在全国范围内,肯定是个大企业。而西雅图恰恰是把西雅图市内的各个麦当劳店一并当做大企业来处理。有人就算过这么一笔账,“这个影响对于特许经营影响很大,一个小的三明治店,如果是独立经营,那么到2017年,需要支付雇员11美元/小时,但是因为和大企业签署了特许经营协议,到2017年,就需要支付雇员15美元/小时”。据报道,这个法案将涉及西雅图市的600多家特许经营店,大约一万九千名员工。

因此,这些企业以及国际特许经营协会(The International Franchise Association)随即向当地法院起诉(International Franchise Association, Inc. v. City of Seattle),认为这个法案没有公正对待这些特许经营类企业,他们的特许经营店要比当地的小企业提前四年满足新的最低工资水平,这是一种公然的(blatant)歧视。他们还认为一些官员对于特许经营企业存在敌意,他们不喜欢特许经营这种模式。

2015年,地方法院宣布支持西雅图的法案。位于旧金山的第九巡回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这些企业和国际特许经营协会又上诉到最高院。国际特许经营协会主席Robert Cresanti表示,他们的上诉并没有寻求阻止西雅图最低工资法案的实施,他们的上诉仅仅聚焦于这个法案对于特许经营的区别对待,以及对州际贸易(interstate commerce)的歧视。

如今,最高院拒绝对案件复审,意味着同意下级法院的判决。一般来说,美国最高院的规矩是九个大法官中至少要有四票同意,一个案子才会被列入待审理的案子清单。笔者认为,Scalia的去世对于最高院的影响很大,虽然不知道最高院法官对这个案件是否受理的具体投票情况,但是如果加上他的一票,这个案子被受理的可能肯定大大增加。另外一种可能是,鉴于最高院意识形态的高度分裂,即使四名保守派法官一起发力帮助该案被受理,最终结果也是保守派四票对自由派四票,4:4的结果就是维持巡回法院的判决。因此,保守派法官也可能认为没有必要在这个案子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关于这个案子的影响,西雅图市政府的律师Gregory Narver对这一结果表示欢迎,他认为,西雅图的最低工资立法的目的是使雇员受益并且降低工资水平的不平等,并没有歧视这些特许经营店,而最高院的决定将使西雅图按照既定时间表执行法律。而国际特许经营协会主席RobertCresanti则对此表示失望。

《赫芬顿邮报》还认为,对于其他最低工资上调的州和城市,这个案件有着重大的影响,因为其他州和城市的立法也有相关的规定。笔者以纽约州为例来解释这个问题。纽约州虽然也宣布将工资水平上调到15美元,但是也是以渐进的方式并且区分雇主的规模。比如,纽约州的纽约市,如果雇主雇佣的人数超过11人,那么到今年年底,每小时最低工资涨到11美元,此后每年涨2美元,到2018年底最低工资达到15美元。而雇佣人数少于11人的企业,到2016年底,每小时最低工资涨到10.5美元,然后每年涨1.5美元,于2019年年底达到每小时15美元的目标。而在纽约州的其他地区,最低工资的上涨步伐又和纽约市不一样。

 

聊完了这个案子,我们再聊一个案子,CRST van Expedited v. EEOC,关于反歧视法的律师费问题。今年三月底,最高院已经就该案进行了口头辩论。根据《民权法案》第七条(Title VII)section706(k),在反歧视案件法院有权让败诉的一方承担胜诉方(prevailing party)的律师费。

何为胜诉?在Buchhannon Board &Care Hone, inc v. West Virginia 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resource一案中,最高院认为,“胜诉”的定义要求原告得到一个(胜诉)判决或者类似的司法救济形式,比如法院颁布的和解协议(consent decree),作为被告支付律师费的依据。

而这个案子也和胜诉的定义有关。几年前,EEOC因为一起反歧视案件起诉CRST公司。因为EEOC没有遵守诉讼的一般规则,没有很好地做调查,被基层法院判决败诉。法院并没有允许EEOC按照法律程序重新进入程序,而是径直判其败诉,并要求EEOC支付被告的律师费。第八巡回法院推翻了一审法院的裁定,认为反歧视案中获胜的一方如果要得到败诉一方的律师费,必须是实质上取胜(on the merit)。

EEOC的辩护意见是,CRST不满足prevailing part的要求,因为基层法院的判决不影响实体权利(dismiss without prejudice)。这里解释一下,with prejudice 是指影响实体权利的判决。如果一个诉讼在实体权利受影响的情况下被驳回,指已对案件实体问题(merits)作出裁判和终局处理,因而当事人无权就同一诉因再提起或继续诉讼。without prejudice 是指不影响实体权利的判决,此时当事人的法律权利或特权未受损害或丧失。不影响实体权利出现在判决或裁定中,表明法院的裁判对争议的实质(merits of the controversy)没有既判力,当事人就同一争议以后还可以再次争讼。

因此,在反歧视案件中,胜诉的定义是否必须包含实体权利的胜利,将等待最高院的最终判决。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