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Uber司机集体诉讼案和解协议被法院驳回

Uber又一次上了劳动法新闻的头条。

案件的起因是Uber司机认为Uber 错误地将他们归类为独立合同工(independent contractor)而不是雇员,他们要求认定与Uber有劳动关系,并且要求获得医保等相应的雇员权利。

今年四月,Uber与司机就集体诉讼案达成一项和解协议,Uber将支付1亿美金给加州和马萨诸塞州的38万多名Uber司机,并承诺改善员工管理。但是,Uber的司机仍然维持独立合同工的法律地位,并非Uber的正式员工。(参见之前的报道Uber司机集体诉讼案达成和解,Uber需支付1亿美金

三个月后,主审法官Edward Chen正式宣布,该项和解方案因为不够公平合理,(补偿额)不够充分(not fair, adequate and reasonable),该和解方案被驳回。

应该说,这个方案被驳回,还是有一些先兆。

首先,根据Uber律师向法院披露的一份文件,根据Uber公司的估计,如果法院最终判决Uber司机属于Uber公司的雇员,那么公司的潜在损失将高达7亿3千万美金(一旦司机成为劳动者,根据法律,公司将支付加班费、医保等潜在的费用)。但是,根据和解协议,Uber公司需要支付的数额仅为1亿美金,也就是公司潜在损失数额的12%。这也难怪法官会觉得补偿额不够充分。

很多司机也觉得这个数额不合理。Uber的1亿美金,这个数额除以38万司机,很多人可能只能得到一个很小的数额。比如Gladys Quinones,一位62岁的司机就说:“我们没有健康保险,我们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在开车”。因此,这个和解协议公布后,很多司机都认为被自己一方的代理律师出卖了,包括当初向Uber起诉的原告,也表达了对代理律师的不满。双方就此打了一场口水仗。

而Lyft的前车之鉴说明加州法院系统对劳动者保护比较严格。Lyft的业务和Uber类似,只是规模比Uber小很多。Lyft之前也遇到类似的诉讼,司机要求获得劳动者的法律地位,Lyft一开始打算支付一千两百万美元来和司机寻求和解,但是法院(加州的另一个法院)审理后发现,这个数额仅仅是司机潜在利益的9%,因此驳回了和解协议。

现在,Uber与Uber司机的和解协议被正式驳回,Uber眼前有两条路,一个选择是提高支付的数额,继续寻求和解。Lyft之后就大幅提高了补偿数额,法院也终于批准了新的和解协议。另一选择,则是Uber把官司打到底。

这个官司的复杂之处在于这里有一个关于集体诉讼的案中案。该案一开始只有三名Uber司机起诉,后来Edward Chen法官裁定本案可以进行集体诉讼,大约16万名司机加入了该集体诉讼。但是Uber对这个关于集体诉讼的裁定进行了上诉,理由是在Uber和司机的协议里有一条仲裁条款,要求司机不得参加集体诉讼。Edward Chen没有理会这个条款,但是上级法院,也就是第九巡回法院受理了Uber的上诉,将对这个条款的法律效果进行重审。如果第九巡回法院推翻了允许司机参加集体诉讼的裁定,那就意味着每个司机必须单独起诉,这对司机非常不利。(这类仲裁条款引发了很多社会问题,本站之前也报道过美国(雇佣合同)仲裁条款的盛行以及影响——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在这里,我们还要更新一条与Uber有关的法制新闻。

本站之前报道,去年12月份,西雅图的市议会通过议案,允许Uber等企业的司机成立工会。之后,美国商会正式将西雅图市告上法庭,要求废除该项法案,理由是违反反垄断法。简讯:西雅图允许Uber司机成立工会,美国商会指其违法反垄断法等

日前,联邦基层法院的法官Robert Lasnik驳回了美国商会的起诉,理由是美国商会起诉的太早,市议会的议案还没有生效,因此美国商会没有法律地位去起诉,因为这个议案现在对美国商会还没有直接的影响。

美国商会之后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具有法律地位,因为西雅图市对于该法案的实施已经有具体的安排,因此,起诉时间并不算早。

而西雅图这边也有新情况。本来法案将在九月份生效,但是市政府的官员已经表示他们还没准备好实施该法案。

在这一过程中,媒体还爆料Uber雇佣了一个名叫Ergo的公司来调查西雅图的工会政治。比如,这家公司曾联系一位名叫Trevor Griffey的劳工史学家,希望通过他了解西雅图工会运动的最新发展。对此,Uber回应称他们只是在调查西雅图的政治生态,并不针对任何个人或者司机。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