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能挡住极右翼吗?

《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文章先从德国大选谈起。德国大选中,虽然持反移民立场的另类选项党(afD)进入了国会,但是基民盟/基社盟联盟依然保持着优势。特别是,虽然afD在德国东部表现不错(那里文化上更保守,经济上更落后),但是在西部的工业发达地区,afD的表现不佳。

文章分析了几个原因,比如纳粹的那段历史使得德国公民对激进言论更加警惕,比如英国退欧和川普胜选让德国选民对于右翼反建制立场印象不佳,同时,经济因素也很重要。 文章说,德国的贫富差距比美国小的多,不同于美国的自由市场,德国奉行的是社会市场经济,有很好的社会保障体系,通过向富人征税来补贴穷人。目前,大部分德国人对政府的表现表示满意,不像美国,那么多人不信任政府。

工会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德国工会虽然不如从前,但是依然非常强大,除了能通过集体谈判帮助提高员工的最低工资,还能帮助工人熟悉自动化后的新工具新机器。文章说,工会能使工人感到工作上的安全感和归属感,不会害怕被社会边缘化,从而抵御右翼民粹主义的影响。除了工会,德国企业内部的工人委员会(works council)也为工人提供了不少帮助。

文章还讲述了在选举前夕,工会和工人委员会如何通过集会、在媒体发表文章等形式劝说工人不要相信右翼民粹主义的宣传。比如,Yasin Günay,一位工人委员会的成员,就劝说他的工友们思考,为什么afD自称代表工人利益,却一直为雇主的利益辩护?

文章最后回到美国。去年选举也让美国意识到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州的真实情况,对于免费大学、全民医保的讨论也开始增加。当然,恐怕大家也明白美国工会达不到德国的水平。不过现在的劳工运动确实也呈现出新气象,比如利用电子信息工具(如APP)来组织并教育工人,同时通过动员大众施压来让雇主提供更高的工资水平和更好的工资条件等。

Vauhini Vara, Can Unions Stop the Far Right? 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7/12/can-unions-stop-the-far-right/544152/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