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Tice: 工会无法解决高等教育问题

本站曾多次报道美国私立大学建立工会的情况,除了一些助教和助教建立工会,兼职教师(adjunct professor)也建有工会。为了全方面展示美国工会的情况,我们也介绍过一些批评美国工会的文章。Paul Tice是一位投资经理人,也是纽约大学商学院的兼职教授,近日他投书《华尔街日报》批评高校的工会。我们也不妨以兼听则明的态度看待他对美国工会的批评。

作者一开始就自嘲说,本来对汽车没有什么认识,但是突然间就成为了美国汽车工会(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的会员。原来纽约大学的兼职老师们在美国汽车工会的帮助下组建了工会并隶属于汽车工会。加入工会的门槛也不高:只要在一个学年教课时间超过40小时就可以加入。工会成立后,即使是像作者这样的非工会会员也必须缴纳年收入的1.44%作为会费。

接着,作者批评说,虽然兼职教师成立了工会,但是工会只对保持现状感兴趣,毕竟兼职教师能为工会贡献一大笔会员费。作者算了一笔账,根据Inside Higher Ed的估计,全美一共有75万名兼职教师,他们的平均年收入是3万美元,工会费率在1.4%到2%之间。那么,兼职教师每年能为工会带来3.5亿美元到4.5亿美元的会费收入。

作者认为,要真正解决兼职教师工资低的问题,只能通过改革高校的管理制度,特别是借鉴华尔街和硅谷的最好的考核制度。

第一,教师的薪酬与终身教职(tenure)的地位分离。

第二,为了满足学生的要求,在课程设计等方面,大学里的教师,无论是否有终身教职,都应该充分竞争。同时,在薪酬计算方面,兼职教师和已取得终身教职的教师应该平等。

第三,将40%或者50%的学费作为工资和福利支付给教师(目前的比例是30%),并且越是大课,学生人数越多,报酬越高。

作者认为,如果实施这些措施,教职岗位将减少,一些比较无聊的、难懂的和有政治色彩的课程将被取消,并且从经济上鼓励那些取得终身教职的老师教一些基础性的大课,虽然他们的经验和技能已经丧失很久了。

Paul Tice: Unions Won’t Solve Higher Education’sProblems, https://www.wsj.com/articles/unions-wont-solve-higher-educations-problems-1515024218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