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共享经济寻求法律的灵活性

译者按:Grubhub案的审判结果出来后,Bloomberg等媒体纷纷发表评论。本文译自《金融时报》的一篇评论,虽然主要讲英国的情况,不是很“美国”,但是依然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柯振兴

共享经济推出的灵活的商业模式——共享平台连接从业人员为消费者服务但是无需将这些人当做劳动者来负责——让共享平台从业人员付出了代价。共享平台除了不提供承担财政安全网络功能的劳动者福利(如病假和节日假),还倾向于免去提供给传统合同工的福利,比如健身房会员卡的折扣。

同时,研究发现共享平台从业人员更有可能处于压力的环境。作为“不稳定型无产者(precariat)”的一部分,他们缺少收入和工作上的保障。

最近,备受瞩目的一起法律诉讼显示,企业是共享经济的最大赢家,而能感知的受剥削的例子已经削弱了该行业的声誉。

但是,一些从事共享经济的企业已经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从业人员的幸福和健康。

去年12月,面对一些自雇型送餐员要求承认工会和员工权利的压力,外卖公司Deliveroo宣布通过专业保险公司Bikmo向送餐员提供收入保险。如果因为生病或者受伤无法工作,15,000名送餐员可以主张至多26个星期的每周平均收入的75%,作为每周的少量补助。它的送餐员现在也能参加公共的责任保险。

Deliveroo公司通过与第三方员工利益平台Perkbox合作来保证商业保险和更广泛的福利的实现。

英国法律将员工分为劳动者(employee),非正式劳动者(worker,包括劳务派遣,外包用工,临时工等——译者注)和自雇型劳动者。这种分类迫使企业寻找迂回的办法来关心从业者,同时避免自己可能被认定为雇主。

Dan Warne,Deliveroo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就提出,应该修改劳动法来与21世纪相适应,企业将在保证送餐员被认定为自雇型劳动者的前提下能直接向送餐员提供福利。

受英国政府委托的2017泰勒评论(Taylor Review)已经推荐了“移动福利(portable benefits)”等现代劳动实践。作为回应,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上周宣布一系列以支持共享平台员工权利为目标的政策咨询会。

咨询公司德勤的人力资源专家Anne-Marie Malley指出,对企业来说,共享模式提供了在一个竞争的行业部门中吸引高技能员工的方式。她说:“激励和福利是这种方式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他们是吸引共享经济最佳人才的强大工具”,她暗示,伴随共享经济企业的,是权力的平衡并没有被很好地保持。

在波兰,Uptowork.com网站的内容编辑Bart Turczynski指出,共享平台员工已经被贴上“垃圾合同(junk contract)”的标签。该网站是位于华沙的职业建议网站,以共享平台的方式使用咨询师、作家和程序员。

他说,这家初创企业已经尝试改善企业和劳动者的关系。“如果我们组织活动,每个人都会被邀请。此外,我们欢迎这些共享平台员工顺便访问我们的办公室,看看发生了什么,并享用咖啡或者水果。”他表示,有形的利益比如优惠凭证和绩效基础上的奖金也是有用的奖励:“一个好的开始是向他们提供公司产品的折扣”。

企业能通过各种第三方机构向共享平台员工提供各种奖励措施,同时不影响这些员工的法律身份。The Work Crowd,一个英国的公共关系和市场营销自由职业者的平台,使用它的谈判能力为平台上的人员保障一些额外利益,比如健身房会员卡、联合办公空间、购物和软件的折扣。它的创立者Alice Weightman说这些交易能帮助吸引最好的员工:“我们已经看到一场争夺人才的战争,在英国脱欧以后这将更加严峻。”

在纽约,Black Car Fund是出租车司机和豪华轿车司机的一个福利项目。该激进成立于1999年,现在已经增加了保险项目和司机的安全和健康培训项目。这项州政府背书的制度的资金来自向乘客额外征收2.5%的费用。

基金的发言人Jason Fromberg说:“提供员工福利的创新性方式…需要进入中心舞台,我们的额外收费模式能向任何行业部门提供,只要存在劳工和付费客户。”

Gig economy looks for flexibility on rules, https://www.ft.com/content/2bdc307a-fd0c-11e7-9bfc-052cbba03425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