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k Loomis谈全民就业保障项目

Erik Loomis系美国罗德岛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本文原题为The Case for a Federal Jobs Guarantee,  https://www.nytimes.com/2018/04/25/opinion/sanders-booker-gillibrand-humphrey-hawkins.html。柯振兴翻译。我站一向关注未来劳动形态。有兴趣的朋友还可参阅Robert Rubin:为什么美国需要联邦工作项目,而不是全民基本收入?

 

雇佣人数在当下看上去还比较稳定,但是经济学家、物理学家和工业工程师都表示自动化将在不远的未来推高失业率。最近,《哥伦布电讯报》(the Columbus Dispatch)计算了自动化带来的影响,结果显示,在俄亥俄州550万的就业人口中,大约有250万人的工作处于被自动化替代的风险中。

我们该如何应对这种破坏以及工作的未来?我们可以重访来自1970年代的一个想法:联邦就业保障。在最近几周,三名民主党参议员(也是潜在的总统竞选人)——纽约州的Kirsten Gillibrand,新泽西州的Cory Booker和佛门特州的Bernie Sanders,或者已经表达了他们对这个想法的支持,或者已经公布了一个关于更新版的联邦就业保障项目如何运作的初步想法。

这些都建立在《汉弗莱·霍金斯法案》(Humphrey Hawkins Act)的遗产之上。1970年代,来自明尼苏达的民主党参议员Hubert Humphrey和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Augustus Hawkins向国会提出议案。除了对雇佣的保障,他们的初始议案还允许公民在无法找到工作时可以起诉政府。

复兴《汉弗莱·霍金斯法案》能帮助预先制止一场科技危机,甚至由全球化带来的未来劳动力错位问题。在最初的汉弗莱·霍金斯法案版本中——而不是最终于1978年通过的打了折扣的版本中——总统将向国会提交一个年度计划来实现全民雇佣,而当地的委员会将在他们的社区整合工作需求。这个议案将刺激私营部门创造工作岗位,也推动一个新政风格的联邦工作创造项目。私人雇佣将限制政府投资,而联邦政府设定的工资水平以及价格控制将对抗通货膨胀。

然而,最后通过的法案版本远远没有实现这些想法。工会剔除了工资和价格控制条款来换取他们对议案的支持,他们的优先事项不是穷人的命运,而是为工会会员谈判来获得一个更好的集体合同。失去对工资和价格的控制,卡特政府担心这个法案对通货膨胀的潜在影响。卡特总统从来没有真正支持它,而最终通过的版本更致力于结束通货膨胀而不是实现全民就业。从那以后,全民就业的想法基本上已经从美国政治制度中消失了。

曾在1978年反对《汉弗莱·霍金斯法案》的论证如今已经基本上不再重要。几十年的低通货膨胀,现在的工资和价格控制不大可能成为问题。Booker参议员的试点计划将在全国十五个地区测试这些理念,这个试点计划建立在伟大社会(Great Society)的社区控制联邦资源的信念之上。

对于帮助复兴已经衰败的社区,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西弗吉尼亚州能一边清理溪流和路边,一边建造更好的房屋。密歇根的弗林特市(Flint)[1],能建设新的自来水系统并为私人资本提供稳定来支持一个新的有活力的社区。纽约能建设低成本的房屋来解决无家可归人员的危机。

在任何就业保障项目中都必须存在的是执行机制。《汉弗莱·霍金斯法案》最初版本允许工人起诉要求政府获得工作,提醒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执行机制。缺乏提供工作岗位的法律要求,立法者会发现不去实施这个项目的政治借口,同时这个项目也无法作为解决自动化、贫困和社会不稳定的有益的解决方案而发挥作用。

真正的全民就业保障项目将要求一个对于有价值劳动力的更广泛的视角,推动我们超越白人男性在钢铁厂和煤矿工作的怀旧的场面。这个范围可以从建设非常需要的基础设施到向儿童提供音乐课程。它也能承诺支付我们的老年护理和儿童护理危机。并且,当一个扩张的公共部门对于实现全民就业是必须的,政府能向私人部门提供各类激励措施来增加雇佣。

完美的情况是,我们可能不需要一个永久的工作进展行政机构(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以及政府直接雇佣数千万的失业人口。在过去的几十年,季度性收入报告的公司文化已经强调基于成本削减的短期利润和执行奖励。这个方法是以牺牲劳工为代价。面临政府对于劳动力的现实竞争,公司将需要投资一个长期的计划和工作岗位创造以及培训计划来帮助工人。

并且,如果自动化对于雇佣影响的大部分激烈的断言都变成现实,我们的社会可能已经制定了一个通过强大的公共雇佣来确保经济和社会稳定的计划,并通过向从生产自动化中获益的富人征税和向被国家直接雇佣的劳动者征税来获得资金支持这项计划。对于那些无法工作的,一个有限版本的全民基本收入性质的直接的现金转移支付将作为替代。

符合美国文化规范的全民就业比全民基本收入的想法更有效。它避免了政治上不受欢迎的福利形式,同时对于那些需要它的人,全民就业项目能显著地支持福利国家。鼓励私人部门创造工作岗位将限制赤字的影响,同时向国家的金库增加税收。

对于经济不平等或者自动化,全民就业保障计划不是一个完整的的答案。他需要伴随更高水平的最低工资和允许工人建立工会并赢得集体合同的工会法改革。在联邦就业保障项目中,每小时15美元的起始工资将帮助产生这些结果。

一个联邦就业保障计划的实施也将包含艰难的妥协、权力的斗争和政策的矫正。但是他将为未来的就业危机提供政治上最现实的答案。它值得严肃的考虑。


[1] 美国密歇根州城市弗林特曾经发生一场严重的水污染——译者著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