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美国劳联产联主席Richard Trumka的讲座

确切的说,这是一场两个人的对谈,而不是一个人的讲座,只是因为标题太长放不下不得不更改。对谈地点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对谈的双方分别是美国劳联产联(AFI-CIO)的主席RichardTrumka和北卡罗纳州NAACP的主席ReverendDr. William Barber,对谈的题目是“Labor and Civil Rights: Bold Legacies and New Directions”。笔者根据学校媒体的报道和自己的笔记整理了一些要点。(学校媒体的报道参见左下角“阅读原文”,因笔者对civil right movement不是很熟悉,故主要记录Trumka的发言)。

Barber首先发言,他介绍了北卡罗纳州的道德星期一(Moral Mondays)运动(并配以视频)。这一运动旨在抗议北卡罗纳州议会削减社会福利、教育改革等预算以及修改选举法。

Barber认为,美国现在经历第三次社会重建(reconstruction)。第一次重建是内战后废除奴隶制,第二次重建是发生在1950和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而现在的第三次重建运动不仅仅指向种族问题,也包括劳工问题,移民问题,同性恋问题(LGBT)等。

Trumka则从他以前的经历谈起。他以前在矿区长大,他最好的朋友是黑人,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以异样的眼光看待黑人,而他的父亲告诉他这是种族歧视时,他决定直言不讳地反对种族主义。他说:“在那个时候我下决心要去反抗种族歧视、各种恐惧症和歧视行为,无论何时何地发现这些情况。当这些发生在我眼前时,我不会闭上嘴,我必须大声说出来。”

随后,Trumka强调民权运动和劳工运动已经缠绕在(intertwine)一起。他重点谈了两个传统。一个是1890年发生在矿区的劳工运动,当时社会上种族隔离依然存在,但是在劳工运动中,劳动者之间并没有区别种族,而是不分种族地团结起来。Trumka说,我们知道,如果我们的力量被各种原因分开,因为肤色,因为说话方式,因为不同的拜神方式和不同的所爱的人,那么我们的力量就会被削弱。我们就可能永远被击败,所以我们团结起来。第二个思想遗产是马丁路德金。马丁路德金也十分关心劳工运动,他曾经在1961年的劳联产联大会上发表演讲,“我们的需求(此处应该指黑人——笔者注)和劳动者的要求是一样的:体面的工资,公平的工作环境,可以居住的房子,老年的保障和其他福利措施能保证家人的成长,教育孩子以及在社会上的尊严”

Trumka还介绍了劳联产联这几年发展的新策略。众所周知,美国的工会力量现在处于历史的低潮期(工会参与率参见我站的数据分析 http://uslaborlawob.com/),但是这几年还是出现了一些新气象。Trumka说,首先我们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我发现的是,当你改变了民主党vs 共和党这一话语作为国家的灵魂,那就会有一些理想主义的东西吸引年轻人”。其次是吸引更多的移民参加。Trumka强调,移民和本国劳工不是在抢工作,这不是一个零和的博弈(zero sum),大家必须建立信任。此外,劳联产联还将继续支持与最低工资有关的社会运动。Trumka最后还强调了团结各类社会运动的必要性,他在担任劳联产联的主席时也吸收一些非劳工的领导人进入劳联产联的领导层。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