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Morenci工人罢工失败的法律原因探析

从昨天公众号推送的数据看到,从1970年代末期,罢工的数量急剧下降(可通过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阅)。罢工数量下降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法律原因,1938年,最高院在NLRBv. Mackay Radio & Telegraph Co一案中确认,当工会发起罢工后,雇主为了维持生产可以从外界招聘员工永久性地代替罢工人员(permanent replacement)。在案件判决后几十年,雇主即使遇到罢工也很少使用这个条款。但是到了80年代,雇主逐渐在罢工中使用这条规则。因为该条款直接威胁到罢工人员的工作岗位,会降低工人罢工的积极性,也会影响罢工的数量。

本文介绍的是Morenci工人罢工。这是雇主使用该条款的一次比较早的尝试,罢工也最终以失败告终。本文根据Copper Crucible一书提供的材料,尝试从法律角度分析罢工失败的原因。

据材料显示,Morenci是北美最大的铜矿,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湿法生产电铜的矿山。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东南部,最早开始于1872年,1917年菲尔普斯道奇(Phelps Dodge Corporation)买下该铜矿继续生产。

但是到了70年代,因为世界经济的不景气,铜矿的发展也受到影响。因为工会和雇主对于工资等条款无法达成合意,集体谈判失败,从1983年8月份开始,工人开始罢工。而工厂的应对措施就是寻找罢工人员的永久替代者。

按照法律,虽然劳动者有罢工的权利,但是根据Mackay Radio案,最高法院判决,工厂可以从外界招聘工人来代替罢工者,如果罢工人员提出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雇主可以拒绝罢工人员的请求。罢工人员仅仅处于向公司申请岗位的状态,只有当工厂有适合的岗位空出来时,他们才有机会复职。据此,铜矿公司开始发布招工广告并从亚利桑那州其他地方甚至从隔壁的犹他州招聘工人。那些之前失业的矿工、附近的农民、工程师以及无业的熟练工,数以百计的人们进入Morenci来申请工作。而当地的美国国家警卫队(National Guard)也来工厂附近警戒,以免新招聘的员工害怕罢工人员设置的纠察警戒线而不敢进入工厂。每一个代替人员的聘用,意味着罢工人员中对应岗位的消失,公司也向新招聘的人承诺,万一罢工最终和解,他们也不会被解雇。

(该书随后描写了这场罢工给当地工人和社区带来的影响。首先是工人不再上班,他们的生活开始受到影响。其他,围绕着是否结束罢工,当地的社区也被撕裂,更有家庭,因为哥哥参加罢工,弟弟反而作为罢工替代者去铜矿上班而无法再和睦相处。而一次洪水也让参加罢工的人们雪上加霜。即使如此,很多家庭依然在支持罢工,因为他们坚信罢工是对的,公司是错的。在罢工刚开始时,他们就知道高失业率和高负债率会减弱工会的谈判力量。但是对他们来说,工会力量不是股市的指标,不会根据每天的情况涨涨跌跌。工会的力量是一种长期建设的投资,是一种信心,他们坚信工会的力量对于公司是一种平衡。这些家庭的内心力量也是一种道德的力量,坚信公平正义在他们一边)。

本书的第六章,标题就叫slant of the law,法律的倾斜。

随着罢工的进行,工会一方的形式越来越不利。之前的Mackay Radio案,最高院认为,虽然罢工人员仅仅是岗位被替代,仍然具有雇员的身份。但是根据1959年的《Landrum-Griffin》法案,他们的工会投票权仅仅能持续一年。也就是说,罢工一年后,他们不能为工会投票,如果公司再发起投票要求解散工会,如果新雇佣的罢工代替者也支持解散工会,那么工会就面临被解散的风险。

此时,工会在法律上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将这场为了提高经济待遇而发动的经济罢工,转变为为了抗议雇主的不当劳动行为而发起的罢工。后者称为不当劳动行为罢工。与经济罢工不同,在不当劳动行为罢工中,如果罢工人员提出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雇主可以被要求解雇罢工中的替代者,如果雇主没有实现罢工人员的要求,罢工人员可以得到积欠工资(从重新申请工作之日开始计算)。更重要的是,在不当劳动行为罢工中,罢工人员不会失去工会投票权,至少也可以先保住工会。

他们确实也向劳动关系委员会提交了公司的不当劳动行为的申诉。他们一共提出了三项,不公平地解雇工会领导人,不公平地解雇其他工会积极分子,以及在集体谈判时拒绝履行诚实信用的原则,即集体谈判比较敷衍和表面。如果这几个申诉成立,罢工的性质就会发生改变,法律后果也会改变。可惜,他们又遇到了一个麻烦,Milo Price,当时负责亚利桑那州劳动关系委员会的地方长官(Regional director)。

本公众号之前推过一篇文章,谈劳动关系委员会与政治的关系。劳动关系委员会作为处理不当劳动行为的机构,一般由比较中立的专业人士构成。但是1980年以后,随着里根执政,他改变了不当劳动委员会的人员构成方式,即安排亲雇主的人事担任委员,这些委员在处理不当劳动行为时对工会采取敌视态度。回到本文,当工会向亚利桑那州的劳动关系委员会提交申诉时,Milo Price,刚好是一个对工会很不友好的人。一个当时的劳动关系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就回忆,在处理不当劳动行为时,如果他的建议书和Price的反工会的观点相矛盾时,Price会批评他的工作并要求他重新撰写建议书。到最后,他就会给Price想要的建议书。该雇员总结说,在这种情况下,工作人员最好撰写符合Price偏好的建议书(一般都是驳回针对雇主的不当劳动行为的申诉)。

毫无意外,这三个不当劳动行为的申诉被劳动关系委员会全部驳回。

接下来,公司向劳动关系委员会提交了解散工会的申请(decertification petition)。劳动关系委员会迅速受理并主持工人的投票。因为大量的罢工替代者都选择解散工会,委员会宣布投票结果,工会被宣布解散。罢工最后也宣告失败。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