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选举议题之最低工资:涨不涨?怎么涨?

美国的最低工资一共分为联邦,州和地方三个层面。联邦最低工资由《公平劳工标准法》确定,而每个州和地方政府都可以制定自己的最低工资,并且这些地方性的最低工资只有比上级政府和联邦政府规定的更高才有效。2009年,联邦政府公布的最低工资标准是7.25美元/小时。这个数字到现在都没有涨过。总统奥巴马试图提案提高最低工资,但是被国会阻挡。在州的层面,现在已经有29个州调整了最低工资。在城市的层面,西雅图市议会通过法案,到2021年,最低工资将逐步提高到15美元,洛杉矶等城市也上调了最低工资。为了抗议联邦的最低工资停滞不前,2015年4月份,美国200多个城市还发起了“争取15美元最低工资”(Fight for $15)的示威活动,声势浩大。

转眼又到大选年,对于这一社会争议问题,总统竞选人也纷纷表态。

首先是,涨不涨?

共和党的几位竞选人如Marco Rubio,Donald Trump 以及Ben Carson都反对提高最低工资,因为提高最低工资会带来负面效应。Rubio认为,如果提高最低工资,人工费用最终会比机器还要昂贵。Trump认为,高税负和高工资使得美国无法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相竞争。Carson则认为,每次我们上调最低工资,失业人士就会增加。卡森特别提到,在黑人社区,只有19.8%的年轻人拥有一份工资(如果他们去找的话),这是因为他们的工资太高了,如果降低工资,失业率就会下降。大概共和党几位总统竞选人里只有Kasich支持最低工资的合理增长。

这些表态基本反映了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亲商业,崇尚经济自由,反对自由干预。而提高工资后导致雇佣成本上升进而使得雇佣人数下降,似乎也符合人们的一般认知。那么,亲工人的民主党如果主张提高最低工资,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依据,所谓师出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

首先,一些学术研究证明提高最低工资不会必然导致失业率上升。比如1994年,Allan Krueger和David Card就发现,提高最低工资对于就业没有负面作用。他们的的研究方法是,因为新泽西州提高了最低工资而宾夕法尼亚州没有,他们就在两个州的交界处采集了快餐食品店的雇员数据。结果发现,虽然新泽西州提高了最低工资,但是在这些快餐店,没有工作岗位流失。之后,杜博(Arindrajit Dube)、莱斯特(William Lester)和莱奇(Michael Reich)三位学者运用更新的计量技术,将Krueger和Card的自然试验方法一般化,使其结论更具有代表性。他们的研究结果大体印证了Krueger和Card的发现:尽管法定最低工资升高增加了低收入劳动者的收入,却没有减少他们的就业。这三位学者的研究依然离不开快餐店,只是他们这次将对象稍稍拓展到了各类餐馆。[1]

其次,没有党派性质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在2014年发布一个报告,报告认为,如果按照奥巴马的建议将最低工资从7.25美元提高到10.10美元,那么这个提高会对低收入劳动者产生两大影响,这个群体中大部分工人的工资将会提高,家庭收入也会增加,同时,小部分工人的工资将会降低,家庭收入也会下降。

在为提高最低工资奠定基础以后,民主党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涨多少?此时,两个竞选人希拉里和桑德斯分别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希拉里希望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2美元,并对桑德斯的主张有所保留。她认为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2美元是一个合理的、迅速的方式,同时也鼓励其他社区确立更高的最低工资。桑德斯的方案是到2020年,最低工资逐步提到到15美元。桑德斯认为这一方案并不激进,他说,当劳动者每小时收入是10美元或者12美元,他/她就没有可支配收入。当我们把钱送到劳动者的手里时,他们会出去买食品,他们会买服务,并且最终他们会创造就业岗位。

双方的主张都得到经济学家的支持。上文提到的Krueger为希拉里背书,他认为桑德斯的15美元定的太高了,会造成不合预期的和无法预料的后果,他认为一些城市和州虽然已经把最低工资定到了15美元并且没有或者几乎没有伴随工作岗位的损失,但是我们并不清楚同样的情况是否发生在美国的每一个州,城市和县城。《福布斯》的一篇文章也支持希拉里,作者援引了另一位经济学家Arindrajit Dube的研究,像旧金山湾区,波士顿地区以及像华盛顿这样的大都市,最低工资可以提高到13美元,而像亚特兰大或者达拉斯,或许9美元到10美元的最低工资更加合适。经济学家Robert Pollin则支持桑德斯的主张,他检验了15美元最低工资的潜在影响并相信企业特别是快餐业能适应这一水平并且不会带来大量的工作岗位流失。

《纽约时报》的一篇社论则认为,希拉里应该支持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首先,很多实证研究已经证明最低工资的温和上涨不会给就业带来损失,但是最低工资大幅上涨对于雇佣的影响,美国和国际上的研究都没有定论。面对这种不确定性,即使最低工资逐步上涨到15美元,希拉里也不应该忽视这种逐步上涨会让雇主和美国经济去适应15美元的水平。其次,她的12美元的也与她的提高中产阶级工资的主张不一致。希拉里还认为一些州和当地政府可以先行一步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但是社论也指出,经验显示,依然有21个州现在的最低工资仍然没有高于联邦最低工资(比如阿拉巴马州就正在辩论是否通过法案,禁止州内的县市提高最低工资,起因是该州的伯明翰市通过议案将最低工资逐步从7.25美元逐步提到到8.5美元并最终在2017年6月提高到10.10美元——笔者注)。最后,社论认为,如今,三分之一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及以下,部分因为是最低工资被侵蚀,即使最低工资在2022年提高到12美元,对于一个全职工作的人来说一年的工资也仅仅是24000美元,甚至提高到15美元,一年的工资也只有31000美元。社论最后总结说,希拉里的最低工资方案没有提高到15美元,不是来自经济上的障碍,而是因为希拉里错位的谨慎和政治上的胆怯。

不过,内华达州的民主党选民用选票支持了希拉里的主张。据报道,在本周结束的内华达州民主党初选中,希拉里战胜了桑德斯,桑德斯的经济主张并没有打动选民。内华达州的最低工资是8.25美元(如果雇主提供健康保险,那么实际的最低工资只有7.25美元),最低工资跃至15美元意味着增长了82%,但是内华达的选民,包括低收入群体,都选择了最低工资小幅增长到12美元的方案。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