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d & Knopf:解雇保护会伤害企业经营吗?

在研究解雇保护的经济效果这一问题时,美国有其独特的优势:雇佣法属于州法,由各州自主决定。对于解雇自由(employment at will)这一传统,有些州会加以限制,有些州会部分保留,那么,限制解雇保护的这些州,其经济情况比如经济发展、就业情况、企业经营是否受解雇保护的影响,就是学者可以探索的问题(并且还可以与未采取解雇保护的州进行比较)。本公众号也会持续关注这一问题。

本文主要摘编Bird和Knopf于2009年发表在Journalof Law and Economics的文章Do Wrongful-Discharge Laws Impair Firm Performance?

这里再回顾一下背景。早在19世纪,美国就确立了解雇自由原则(employment at will),即雇主可以在任何时刻,以任何原因(无论是好原因和坏原因,甚至是没有原因)解雇员工。但是近几十年来,美国普通法也发展了解雇自由的例外情况。比如雇主解雇劳动者不能违反公共政策。一般来说,例外情况分为三种,一种是公共政策,一种是隐含的合同义务,比如雇主对于解雇方式的间接承诺就构成法律的拘束力,第三种是诚实信用和公平信用原则。

Bird & Knopf选择了银行业作为研究对象。他们从商业银行数据库(Commercial Bank Database )搜集了银行了资料,包括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工资表等信息,时间跨度从1976年到1999年。他们也整理了50个州的解雇保护现状。Bird & Knopf主要关心的是解雇保护对于银行业劳动力成本、资本成本和利润的影响。劳动力成本的测量指标是工资和奖金,资本成本的指标主要是房产和固定资产成本,利润主要指资产收益率(return on assets)。

统计结果显示,首先,隐含的合同义务与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呈正相关。作为解雇自由的一种限制,如果被一个州采纳,那么采纳后的第一年,银行的劳动力成本会随之提高。根据作者的估计,如果这一例外情况被采纳,平均每个雇员的劳动力成本将增加300美元。根据1996年的情况,那就意味着,每家银行实行这一解雇限制的平均成本是59,000美元。作者也谈到,对于隐含的合同义务的经济影响,这个发现也不是第一次,比如Autor发现隐含的合同义务也会促使企业更多地使用外包人员。(参见公众号之前的文章:《解雇保护水平的提高会导致外包人员增加吗?》)。

其次,分析显示,没有一种解雇自由的限制与银行的资本成本有显著性关系。

最后,数据显示,隐含的合同义务这一解雇保护的限制与银行的利润呈负相关,也就是说,当一个州采纳这一解雇保护限制后,银行的利润率会下降。

作者最后也指出,不要过于夸大解雇保护带来的成本。首先,研究没有发现解雇保护与资本成本的关系。其次,即使解雇保护带来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和利润的下降,这个关系也比较温和,并且这一影响仅仅体现在采纳解雇保护限制后的第一年。该研究没有显示解雇保护会对企业带来长期影响。尽管如此,作者也提醒,州立法人员在考虑解雇保护立法时,还是应该考虑解雇保护给企业带来的潜在的负面影响。

原文参见:Bird, R. C., & Knopf, J. D. (2009). Do Wrongful‐Discharge Laws Impair Firm Performance?.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52(2), 197-222.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