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工人罢工与中美劳工组织的合作

据路透社独家报道,美国沃尔玛工人组织OUR Walmart 目前正在和名为沃尔玛中国工人协会(Wal-Mart Chinese Workers Association, WCWA)的组织进行沟通,确定就争取工人在工作时间安排和工资方面的权利展开合作。

 

据新京报新媒体2016年7月14日的报道,从7月1日开始,沃尔玛南昌、成都、重庆、深圳、哈尔滨多地门店的基层员工出现罢工情况,原因是沃尔玛在中国区推行了一项“综合工时”制度,由原来的标准工时,更改为按小时计薪。

 

第一财经日报在同日对沃尔玛亚洲区总裁兼CEO贝思哲进行了专访。在该报道中,沃尔玛CEO贝思哲就罢工事件做出回应,

 

“之前的人力资源架构无法保证员工灵活地工作和生活。在美国,有时候一个妈妈希望一周有三、四小时工作,其他时候可照顾家庭。也有人愿意在高峰期多工作以获得更多收入,因此就需要比较灵活的综合工时制。我们看到原本的人力管理体系之下无法这样灵活化,所以我们新推了综合工时制,来灵活化员工的工作时间。这样的灵活工作安排是有利员工发展的。”

 

“我实在不能理解,我们的好意为何会被曲解,可能是因为员工基数太大。我们在全球有240万左右的员工,要让所有员工都满意的确不太可能。其实我们推行新的灵活工时制,是员工可以自愿选择的,我们绝不强制,部分员工停工事件的背后是有些煽动事件的前员工,这些前员工在煽动谣言。经过一段时间的协调,已经有95%员工接受了新的人力系统。此前停工的员工基本都恢复了工作”,贝思哲指出。

 

路透社此次的独家报道指出,OUR Walmart 与沃尔玛中国工人协会于上个月通过Skype 召开了在线会议。OUR Walmart 的负责人之一 Dan Schlademan 介绍,WCWA希望OUR Walmart 对他们的行动提供支持(”They asked for our support”)。在近一个小时的会谈中,双方讨论了沃尔玛工人在美国与中国面临的一些共性问题,其中就包括工时及班表的变动。

为了应对这些问题,进一步争取权利,双方拟定了一些联合策略,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给予相互支援。OURWalmart 分享了美国工人此前成功的罢工经验。双方商定将在中国方面罢工结束后进一步联系,并争取能够进行面对面交流。

 

路透社在报道中援引了一位研究者(Nelson Lichtenstein,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rk, Labor and Democracy at the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n Santa Barbara)的观点。他指出,尽管美国的大型劳工组织此前有少量支援世界其他地区劳工运动的先例,但中国并不在其中。此次双方的合作“非同寻常”(”this is out of the ordinary”)。

 

报道同时认为,无论是OUR Walmart 还是WCWA 在与零售巨头沃尔玛交涉的过程中都没有太多的筹码。

WCWA 并不是受中华全国总工会(AFCTU)领导的合法基层工会。OUR Walmart 在美国同样也只是个自由加入的非营利组织,并没有集体谈判权。OURWal-Mart 认为其最近成功帮助了沃尔玛工人获得10美金一小时的最低工资,分析指出这场胜利只是搭了美国近年整体提高最低工资运动的顺风车,真正的功臣是几个主要城市的立法者和大型的工会组织。

 

路透社在此次的报道中同时介绍了沃尔玛中国员工此次罢工的一些情况及沃尔玛的回应。

 

*路透社原报道标题为:Exclusive: U.S. and Chinese labor groups collaboratedbefore China Wal-Mart strikes

发表于:MonJul 18, 2016 6:05am EDT

本站之前还报道过美国沃尔玛工人罢工的情况:黑色星期五 美国沃尔玛再掀罢工风暴

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