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dley Byrne:国会必须立法反对共同雇主新标准

译者按:之前,共同雇主的判断标准主要是实际用工单位是否对于劳动者有直接和立刻的控制。根据劳动关系委员会在2015年Browning-Ferris一案中的裁定,用人单位对于雇佣条件有间接的或者是未行使的(unexercised)控制,也构成共同雇主。我站一直比较关注这一新标准的发展(美国共同雇主标准新动向)。在川普担任新总统并且共和党全面掌权之后,Browning-Ferris规则很可能被废除。共和党籍众议员Bradley Byrne已经呼吁通过国会立法来废除这一规则。观点仅供参考。

 

柯振兴

 

 

11月8日,美国人民前往投票箱去选择谁将领导美国,而他们的倾向已经很明显。大选后的这些天,我们从我们的同胞中了解到的信息也非常清晰。从最好的角度看,劳动人民感觉被政府忽视,从最坏的角度看,劳动人民感到他们被政府遗忘。

辛勤劳动的小企业主和他们的雇员组成了我们国家的根基,而我一直为减少他们的监管方面的负担而战斗。但是在近些年,我越来越多地从小企业主和雇员那里听到繁重的并且误入歧途的政府管制对他们的影响。

关于政府管制,可能最有害的部分就是他们向大企业而不是小企业提供竞争上的优势。

当联邦政府制定新的加班费规则或者要求雇主满足更多更复杂的文书工作时,大企业可以解决这些。他们有律师,有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以及其他有利条件遵守几乎全部监管。但是小企业,通常不仅没有因为劳动法律师搞清楚这些监管而受益,反而因此遭到了损失。

很可能没有一个规定像劳动关系委员会最近的关于共同雇主的新规则那样对小企业和工人产生威胁。几十年来,共同雇主都被认为是那些对特定工人的雇佣条款和条件互相有直接和立刻的控制的雇主。根据新规则,这一不可预测的标准建立在雇主对雇员的间接或者有保留但未实施的控制,而公司可能要为在和他们有业务关系的外包公司里的但是并没有被他们雇佣或者受他们管理的工人负责(具体标准可以参见美国共同雇主认定的新标准)。如果大公司必须为小公司或者特许加盟店的行为负责,他们很可能不会再和他们有业务往来。

这一新共同雇主标准直接威胁了成千上万美国工人的生活——就是这些工人感到被政府忘记。根据一家独立的特许经营信息公司Frandata的报告,因为这一规则,超过4万家的各种类型企业中的大约60万工作,可能要么消失要么不再被特许经营产业所创造。我们不得不预计在美国经济的其他部分会有额外的工作损失。

这是政府过度扩张的最差的情况。共同雇主新规则制造了一个危险的情况需要国会采取行动去解决。当选总统川普可以在就职后通过行政令迅速开始取消一些繁重的管制。但是取消通过独立机构比如劳动关系委员会制定的规则需要更多努力,不是大笔一挥就能更正。

所谓的进步主义者统治着当前的劳动关系委员会。虽然当选总统川普能立即有机会任命两名新的委员会委员,但是在这些候选人被参议院批准并开始工作之前,需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在他们工作之后并推翻带来伤害的共同雇主规则之前,很可能又是一年或者更多的时间。

国会需要以这些美国工人及他们家庭的名义行动。我们不能等待并期望监管机构或者法院去处理共同雇主问题。幸运的是,今天,通过立法来恢复已经存在三十多年的合乎情理的共同雇主定义已经在国会中有一个跨党派的支持。国会应该迅速考虑这一立法,因为这是最有逻辑的和最直接的方式来防止随后一年半等待时间给我们的经济带来损害。

美国的劳动人民显然已经对政府无视他们感到厌倦,或者更糟的是,政府人为地设置障碍来限制他们实现他们自己的美国梦的能力。国会应该迅速将所需要的救济带给全美国的当地企业,并且通过这样的行动,显示我们正在聆听我们国家的劳动人民。

 

原文见:Bradley Byrne: Congress must act against new ‘jointemployer’ standard, http://thehill.com/blogs/congress-blog/labor/310278-congress-must-act-against-new-joint-employer-standard

Bradley Byr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