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不要让川普代表劳动人民

“我是你们的声音”,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曾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宣布。在另一个竞选集会演讲中,他告诉他的支持者:“我能独自解决问题!”

甚至在他就职之前,川普就以美国劳动人民的名义尝试单干策略。他已经通过恫吓开利公司(Carrier),使其改变了将部分岗位从美国印第安纳州转移到墨西哥的决定,他也曾经尝试对莱克斯诺公司(Rexnold,该公司拥有一家位于开利公司附近的制造业工厂)这么做,虽然并未成功。但是川普的宣传手腕和和推特上的责骂并不能代替投资美国并提高美国工人声音和力量的综合性并且连贯的经济战略。

劳动人民并不需要一个救世主为我们代言。我们要通过我们的工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这种声音比以往更重要。中产阶级的分配收入的下降与能在有工会组织的岗位上工作的工人数量下降有一个近乎完美的联系。在工厂里,一个集体的和民主的代表对于可分享的和可持续的经济繁荣非常重要。

然而川普的浮出水面的内阁和政策声明似乎将现在的劳动人民仅仅视为一串底线数字而不是人民,将我们的工会视为威胁而不是伙伴,以及将提高工资仅仅作为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我们经济繁荣的基础。

如果川普的将工作保留在美国的战略是依靠打败工会、保持低工资、去除视线内的任何管制以及为富人减税,他注定会失败,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他将破坏美国民主的基础。

开利公司的工作是好工作,这是因为那些工人能通过工会拥有自己的声音,他们也通过集体谈判来分享为美国市场生产相对高价值的消费品而产生的利润。当制造业工人有一个工会使自己的声音被倾听,他们的工作将有不错的报酬,并且这份工作通常能提供体面的健康和养老保险。这些工作岗位也将为当地经济注入活力:如果没有开利公司和莱克斯诺公司,围绕他们的供应商、服务业和公共部门的工作岗位将不复存在。

但是有工会组织的工作并不仅仅和经济相关。通过他们的工会即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开利公司和莱克斯诺公司的工人可以对工厂里以及整个国家中发生的事情发声。他们和其他人联系在一起,也和他们所生活的更大的社区联系在一起。工人可以发声的工作岗位对我们民主制度的根基非常重要。

美国不可能赢得一个全球性的底部竞争(race to the bottom,比如各国政府竞相通过压低劳动成本和降低环保标准进行竞争,译者注),并且我们也不应该尝试。相反,通往一个像美国一样富裕的工业化国家的成功之路建立在对基础设置和技能的战略投资,以及贸易和税收政策能培育和奖励国内生产而不是外包。

当民主资本主义的各种管理方式无法为工人提供好工作,工人将变得绝望并走向集权的解决方式。这是20世纪一个很大的教训,而我们今天将再次面对这一威胁。在世界上的工业化国家中,劳动人民开始相信自由民主的制度已经无法保护他们来抵抗全球化的破坏。利用这种真实焦虑的领导人仅仅对权力感兴趣,而不是劳动人民。

为了避免这相同的转向,美国需要一系列协调的公共政策来保护、培育和创造好的工作岗位。并且我们也需要一个总统,他能将工人视为能参与其中的伙伴而不是可操纵的议题。开利公司和莱克斯诺公司的工人已经选举了他们的代表,他们也是工会的一部分,该工会有丰富的经验来和雇主合作拯救工作岗位。但是川普拒绝与钢铁工人联合会合作,相反,他辱骂当地的工会主席,这位主席从17岁开始就已经在莱克斯诺公司工作。

如果当选总统川普对于建设一个高生产率和高工资的经济是认真的,他应该暂停有缺陷的贸易协议并取消不公平的贸易实践,必须停止针对外包的全部收税补贴,并且将那些被取消的税收补贴和其他税收收入用来投资高水平的教育、技能和基础设施建设。美国的工人运动一直提倡这些政策。

下一次川普想要拯救好的工作,他应该倾听他想拯救的那些岗位上的人民。没有工会来扩大劳动人民的声音,我们不可能在所需范围内创造好的工作岗位,也无法保护我们的民主。

(注:原文题目:Don’t Let Trump Speak for Workers,作者

Richard Trumka 系美国劳联产联主席,原载《纽约时报》,译者柯振兴)

anyShare分享到:
头像

Richard Trum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