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背叛左翼阵营?

传统上,工会属于民主党左派阵营。但是自川普当选总统以后,有些工会开始和川普走的很近。比如北美建筑业工会(North America’sBuilding Trades Union) 的主席Sean McGarvey 公开表示将寻求和川普在能源、贸易和基建方面合作。当川普签署行政令为达科他石油管道建设松绑时,McGarvey表达了赞赏。北美劳工国际联盟(Laborer’sInternational Union of North America) 主席Terry O’Sullivan同样称赞川普承诺为工人阶级创造大量工作机会。

但是,这两个工会在左翼内部引起了一些争议。Erik Loomis在《新共和》撰文批评这些工会背叛了左翼。该文首先历数了历史上工会所做的其他背叛行为,比如工人运动的第一个重大立法胜利就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早期工会还一直拒绝妇女和少数族裔加入工会。Erik Loomis批评说,将工人视为为争取正义平等的社会运动的一部分,而不论工人的种族,性别,性取向或者移民身份,这样的工人运动这样才能代表全体工人阶级的利益,但是这两个工会已经走向了目标的对立面。

著名环保人士Naomi Klein主要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批评这些工会与川普的交易非常廉价。首先,这些工会并没有意识到川普不是他们的朋友。川普自己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店曾经违反工会法,反对员工建立工会并进行集体谈判。他还支持工作权利法(right to work),提名的劳工部长Andrew Puzder主张用机器代替人工,提名的最高院大法官Gorsuch在劳动法领域也持雇主的立场。

其次,放眼将来,Klein呼吁工会审视一下修建石油管道对于环境保护和气候变化的后果。气候变暖对于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灾难,相比于富人,他们更无法抵御气候变暖的危机,他们住的房子应对极端气候时更加脆弱。

当然,左翼还有很多模范工会。Klein举例说,SEUI工会主席George Gresham就宣布将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除了创造工作岗位,重整中产阶级,还能防止气候变暖的灾难。基于反对川普的移民禁令,纽约出租车司机联合会(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曾宣布在抗议期间停止接送来往肯尼迪国际机场的工作。

Klein最后提醒说,目前工会领导人面临一个清晰的选择。他们可以加入各种运动来反对川普的议程,带领工人走向清洁和安全的未来。要么加入川普反乌托邦的队伍。

 

Erik Loomis, The Unions Betraying the Left, 链接: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40423/unions-betraying-left

Naomi Klein, Labor Leaders’ Cheap Deal With Trump, 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7/02/07/opinion/labor-leaders-cheap-deal-with-trump.html?_r=0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