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抢走人们工作的机器人应该被征税?

译者按:前不久比尔盖茨在接受采访时提出应该对机器人征税,引发舆论热议。本站编译了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Robert Shiller的文章,供大家参考。——柯振兴

向机器人征税的想法是在去年五月份欧洲议会的一个报告草案中提出来的,由欧洲议会法律事务委员会的Mady Delvaux议员所准备。该报告聚焦于机器人如何扩大了不平等,并建议为了征税和征收社会保障金,可能需要公司报告关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对于该公司经济成果的贡献的程度和比例。

公众对于Delvaux的建议则是压倒性的负面,除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Bill Gates支持它。但是我们不能立刻拒绝这一想法。就在过去的几年,我们已经见证了类似Google Home和Echo Dot这些替代一些家政服务的设备的发展。类似的,在新加坡,Delphi和nuTonomy公司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已经开始代替出租车司机。而使用Starship Technologies微型自动驾驶车辆的DoorDash公司,正在代替餐馆的外卖员。

如果这些及其他代替劳动的创新得到成功,很显然,要求征税的呼吁将变得更加频繁——因为人类矛盾的出现,此时人们失去了他们的工作,通常人们和这些工作紧密关联,并且他们已经花费很多年去准备。乐观主义者指出,对于那些工作被机器人代替的人,永远都会有新的工作。但是,当机器人革命加速时,对于这个想法是否现实的怀疑将持续增加。主张向机器人征税的人希望,征税起码可以暂时缓解这个过程,并且提供税收用以财务上的调整,比如重新培训被替代员工的项目。

我们都知道工作对于健康的人类生活的重要性,这样的项目同样重要。Edmund S Phelps在他的书《Rewarding Work》中强调,在社会中保留一个位置——一个职业是非常重要。当很多人不再有能力找到工作来支撑家庭,令人不安的结果接踵而来,并且,就像Phelps所强调的,整个社区的功能将会受损。换句话说,自动化存在一种外部性(externality),这种外部性证明一些政府干预是政党的。

机器人税的批评者已经强调“机器人”这一术语的模糊性使得定义税基非常困难。这些批评者同样强调机器人对于生产力发展的巨大的、不可否认的利益。

但是,在向工作的不同世界过渡的时期,让我们不要这么快就排除掉至少是中等标准的机器人税。这样的税应该作为管理机器人革命的一个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

全部的税,除了“总额税(lump sum tax)”[1],都会引起经济上的扭曲。但是没有政府能征收总额税——不管人们的收入或者支出水平,每个人都被征收同样数额的税——因为这样会造成收入少的人被征收得最重,并且会折磨穷人,那些人根本无法承担。因此,税收必须和那些活动——显示有能力缴税的活动相联系,并且无论结果上这样的活动是否将会受挫。

Frank Ramsey在1927年发表一篇经典的论文,论证为了使税收诱发的扭曲降低到最小,所有活动都应该被征税,并且他还建议如何确定税率。他的抽象理论从来没有完全成为实际税率的操作原则,但是提供了强有力的论证来反对除了极少数活动税收应该为零或者全部活动都应该以相同的税率被征税的假设。

 

相比Ramsey将建议的税率(如果他还健在),制造外部性的活动应该被课以更高的税率。比如,针对酒精饮料的税就非常普遍。酗酒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它毁灭了婚姻、家庭和生命。从1920年到1933年,美国尝试了更加严厉的市场干预:彻底禁止酒精饮料。但是结果显示消灭酒精消费是不可能的。禁止令结束后,伴随而来的酒精税就是一种更加温和的不鼓励酒精消费的形式。

关于机器人税的讨论应该考虑我们处理不断增加的不平等的其他替代手段。考虑一个更加累进的所得税或者基本收入[2]是非常自然的。但是这些措施没有得到广泛的民众支持。如果支持并不普遍,即使这个税被征收也不会持续。

当高收入者被征税的制度建立起来(通常在战时),结果证明这只是临时性的。最终,对大多数人来说似乎是很自然的是,向最成功的人征税从而使不成功的人收益,这有损后者的人格,并且实际上这些施舍物的接受者通常并不真正想要。政治家知道这一点:他们的竞选活动通常不会基于没收高收入者财物来支援低收入这一建议。

因此,税收必须被重新设计来矫正因为自动化所引起的收入不平等。向机器人征税而不是仅仅向高收入征税,这可能在政治上更容易接受,并且因此也更持续。虽然像所得税一样,机器人税不会对个人的成功征税,但是他可能事实上暗示一定程度上更高收入者承担更高的税——如果更高收入是在用机器人代替人类的活动时所获得。

一个针对机器人的适度的征税,即使是一个临时税种仅仅用来减缓破坏性技术的采用,似乎也是处理不断增长的不平等的公共政策的一个自然的组成部分。所征的税可以被指向工资保险(wage insurance),来帮助工作被新技术取代的人们向一个不同的职业过渡。这与我们对正义的自然意识相一致,因此很可能持续下去。

 

原文地址:Why robots should be taxed if they take people’s jobs,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7/mar/22/robots-tax-bill-gates-income-inequality


[1]这种税向个人或企业征收,不论其所得和财富多少,不论其经济行为如何,按照企业或个人的类型分成若干等级,规定每一类型的企业或个人缴纳固定的税款

[2] 社会保障的一种,由政府或者社会团体无条件地定期发给公民一定数额的金钱以满足基本的生活。

Robert Shi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