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职业注册制改革有一些进步,但还需要更多

原文题目:Some Progress On Occupational Licensing But Much MoreNeeded, 网址:https://www.forbes.com/sites/adammillsap/2017/02/15/some-progress-on-occupational-licensing-but-much-more-needed/#21ef7611483f。编译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职业注册制,也就是工人在没有政府许可时无法进入特定职业,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得到了很多关注。这些限制通常以昂贵的培训要求为形式——培训后得到州政府批准的执照,而受影响的职业则包括一些可能让你感到意外的职业,仅举几例:发型师、拍卖商、眼镜师、殡葬业者,理发师以及室内设计师。我同事制作的下图表格描绘了员工为了得到几个不同的职业注册执照而需要承担的平均时间和金钱。

自从经济衰退,一些研究[i]已经将职业注册制与劳动者流动性的下降和劳动力参与的下降联系在一起。这已经引起一些杰出的研究人员和政治家(包括前总统奥巴马)鼓励州政府实施改革。

一些人很可能关心更低要求的职业注册制将导致更少的消费者保护,但是对于现在已有的要求许可执照的职业,证据却暗示另外的情况。在一份最新的布鲁金斯(Brookings)报告中,经济学家Morris Kleiner指出:“经济学家发现,在那些普遍没有许可执照的职业,要求职业注册对于服务质量几乎没有影响。甚至那些普遍有许可执照的职业,研究发现更严格的许可执照要求对于卫生措施或者服务质量也几乎没有影响。”

这些研究建议,在不对消费安全问题让步的情况下,减少职业注册制的负担有很大的改革空间。

对于改革的号召已经有了几个成功的例子,也有一些失败之处。在南达科他州,最近一项被签署的法律,使得给自然头发编结辫子的人可以不再遵守州政府对美容业的限制。在这项豁免之前,为了能合法的给顾客编结辫子,从业人员需要得到美容师的执照,这将需要至少2100小时的培训时间。

另一个相关的成功案例发生在伊利诺伊州,一项被通过的法律使得金融和职业管理局(Department ofFinancial and Professional Regulation)更难以禁止有犯罪记录的人得到许可证并成为理发师或者美甲师以及其他几个职业。

内布拉斯加州的立法机关正在考虑改变几项规定,这些规定将影响理发师、美容师和按摩师。所建议的变更并没有废除全部的从业限制,但是改进了现状,这被认为是理想的政策。比如,一个理发师或者美容师许可证所需要的培训小时数将从2100小时减少到1500小时。

当军人家属不得不跟着军人搬家时,内布拉斯加和佛罗里达将那些拥有其他州从业许可的军人家属更容易在本州找到工作。内布拉斯加州的提案仅适用于护士,而佛罗里达州提案适用的范围更广。两个州都迈出了很好的第一步,但是军人家属并不应该是搬家后被减轻新注册执照负担的唯一人群。

根据这些成功故事,以及对于执业注册制对于劳动力市场影响的担忧,政策制定者和公民正在提倡其他州(包括新墨西哥州、威斯康星州和密西西比州)进行类似的改革。对于持续的进展,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不幸的是,同样存在一些失败。在北达科他州,为了让民众更广泛使用牙科护理,一个允许牙科治疗师(dental therapist)[ii]在本州工作的提案被否决了。在这场经典教科书式的寻租行为中,几位反对该提案的立法者所援引的关注点(反对的理由)都是由他们自己的牙医表达出来。

北达科他州的例子说明了为什么改革职业注册制是如此艰难。对于执业施加注册的要求是有原因的,并且常常这个原因就是保护既有的从业人员免受新的竞争。研究已经显示,注册制与高工资相关(部分因为许可制有效地为执业设置障碍)。并不奇怪的是,结果是那些经过努力已经拿到从业执照并且正在挣取高工资的人并不想放弃许可制。

正在执业的员工对于政策的强大影响是为什么废除注册制的努力难以成功的重要原因。在去年夏天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of Labor Statistics)出版的《劳动评论月刊》(Monthly Labor Review)刊登了一个研究,作者发现从1975年到现在,彻底废除职业注册制的成功案例只有八个。

他们提供了几个原因来解释原因,包括上面提到的寻租和源于保留条款的齿轮效应(ratchet effect),这些保留条款保护已经存在的劳动者不被施加新的职业注册上的要求。这些条款的结果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从注册制获得的工资增长和成本增加非常缓慢,因为不需要满足新注册制要求的人们开始退休,同时因为注册制,他们又不会被新的员工代替。

但是,如果许可制被废除,当人们更快的进入职业而不是离开职业时,工资损失相对于工资增长发生地更快。相对于工资增长的慢速,工资损失的速度使得废除注册制比建立注册制更加困难。

证据显示废除职业注册制非常困难(不考虑其中精确的运作机制)。过去几年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微小的改进,但是仍然有大量的事情需要去做。但是,看到很多州严肃对待职业注册改革并且已经取得一些进展,这非常鼓舞人心。非常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有更多成功的故事。

 


[i] OccupationalLicensing and Interstate Migration, https://object.cato.org/sites/cato.org/files/serials/files/cato-journal/2016/2/cato-journal-v36n1-2.pdf. David Schleicher, Stuck! The Law and Economics of Residential Stability,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2896309. Peterson,B. D., Pandya, S. S., & Leblang, D. (2014). Doctors with borders:occupational licensing as an implicit barrier to high skill migration. Public Choice160(1-2), 45-63.

[ii]译者注:牙科治疗师并非牙医,属于受过低阶训练的专业人员。有数个州,牙科治疗师的执业能弥补牙医数量的不足,为低收入、老年及偏远地区居民提供口腔医护。参见:《拔牙不一定找牙医数州批准》,http://www.worldjournal.com/4838770/article-%E6%8B%94%E7%89%99%E4%B8%8D%E4%B8%80%E5%AE%9A%E6%89%BE%E7%89%99%E9%86%AB-%E6%95%B8%E5%B7%9E%E6%89%B9%E5%87%86/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