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哈佛研究生成立工会的常见问题解答(上)

前言

2018年4月18、19日两天,哈佛大学的几千名研究生助教、助研将进行一场民主投票,以决定是否成立工会、更好地捍卫自身的劳动权益。

这次投票,不仅对于美国高等教育界的劳工组织进程来说意义重大,也吸引了全美、乃至全球劳动界人士的关注。

在2016年11月,哈佛大学的研究生助教、助研曾就是否成立工会举行过一次投票。但在那次投票中,哈佛大学校方将大量原本有投票资格的研究生遗漏在选民名单之外。因此,美国全国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在2017年裁定,投票应重新举行。

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内,「美国劳动法观察」将推送一系列内容介绍美国高校研究生工会运行情况的基本信息,以及这次在哈佛大学的投票将涉及到的相关具体议题。我们希望,这些内容将为哈佛大学研究生在投票时提供有益的参考,也为其他有兴趣了解美国高等教育界劳工组织动态的人们提供帮助。

哪些学生将有资格参与这次投票?

有资格参与这次投票的学生共分三类:

1.     所有在2018年春季学期从事助教(包括Teaching Fellow、Teaching Assistant、Course Assistant)和助研(无论研究经费来自哪里)工作的研究生

2.     虽然没有在2018年春季学期工作,但在2017年度的任何一个学期从事了助教和助研工作,且目前没有使用Dissertation Completion Fellowship的博士生

3.     所有在2018年春季学期从事助教(包括Teaching Fellow、Teaching Assistant、Course Assistant)工作的本科生。

关于哈佛研究生成立工会的常见问题解答

 

我们为什么需要工会?

 

1. 什么是工会?

答:哈佛研究生工会(HGSU-UAW)是一个把研究生雇员团结在一起、增强力量的组织,致力于让我们的工作场所变得更加民主、改善工作环境,通过赢得有约束力的合同来保障研究生雇员的权益,使校方不能单方面更改和决定有关研究生雇员的事务。

 

2. 工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答:

  • 发声。工会让研究生雇员在大学运作中有效发声。
  • 保障。工会通过集体谈判赢得的合同能保障我们的权益和工作条件,使其不被校方单方面更改。目前,校方可以在未咨询学生的情况下更改与我们有关的政策。比如,在2016年校方在未了解学生会受什么影响的情况下,单方面更改了我们的医保条款、提高了几项费用。一旦我们受工会合同保障,校方必须就任何改变与我们协商。
  • 集体。通过组织起来,我们将加入全美成千上万的研究生雇员、博士后、合同制教师,一起为所有学界雇员寻求尊严。
  • 力量。集体谈判机制让我们可以平起平坐与校方讨价还价。目前,校方单方面决定那些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政策。成立工会后,我们就能够在谈判桌上取得一席之地,有能力争取自己的权益。

 

3. 工会如何为我们带来话语权?

答:我们会以民主的方式决定工会优先考虑的事项和工会领导的人选:

首先,我们从全体研究生雇员中选举出一个集体谈判委员会。

然后,我们会填写谈判问卷,告知集体谈判委员会我们关心的议题。

集体谈判委员会将根据这些问卷的结果制定初步谈判议程,并交由我们投票批准。

在谈判议程被全体研究生雇员批准后,集体谈判委员会将与校方坐在谈判桌上进行协商。一旦达成“临时协定”,全体工会会员将投票决定是否同意批准临时协定作为我们的第一份正式合同。

如果合同被全体工会成员批准,我们会选举出工会骨干、确保合同得到落实。

4. 为什么选择加盟UAW?

答:在各大高校,研究生雇员工会一般选择加盟更大的全国性甚至国际性工会联合组织,例如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在20世纪30年代,UAW最初是由汽车制造工人组成的工会,但近年来,来自服务行业和非盈利行业的雇员、已及教师、行政人员、各大学的研究人员都加入了UAW。

UAW目前代表了全美超过6万的学术界工人,包括纽约大学、加州大学系统、马萨诸塞州大学、康涅狄格州大学、华盛顿大学的研究生雇员。通过加盟UAW,我们收获了UAW旗下各个高校研究生雇员工会的组织经验和重要资源。

 

我们可以从工会中得到什么?

 

1.    我觉得我的工作条件非常好。我为什么需要工会呢?

答:许多学生雇员对现在的工作条件和福利非常满意。但是因为我们没有集体谈判合同,校方可以随时改变政策,不需要咨询学生雇员的意见、也不需要向我们提供任何表达不满的渠道。刚过去的这一年,管理层增加了学生健康保险中的自付比例,增加了保险中我们需要承担的部分。在没有工会的情况下,我们对于这些由管理层作出的、会影响我们生活和工作的决策没有话语权。如果有了工会,我们就可以通过集体谈判和校方协商出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来保护我们应享的福利、并进一步改善我们的工作条件。

2. 成立工会将怎样影响我和导师之间的关系?

答: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美国各地的高校都有代表学生雇员的工会,然而,并没有证据表明工会的存在和集体谈判对师生关系有任何消极的影响。经同行评审的研究表明(Rogers, S. E., Eaton, A. E., & Voos, P. B. (2013). Effects of unionization on graduate student employees: Faculty-student relations, academic freedom, and pay. ILR Review, 66(2), 487-510.),研究生工会对师生关系有积极影响。工会给了学生实际的权力和直接渠道去和学校管理层沟通,因此导师们能够更专注在科研和指导学生上,而不需要处理和雇佣关系有关的琐事——比如医疗保险、工资的按时支付、产假等等。

3. 我的助研工资来自于外部研究经费。集体谈判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答:目前,哈佛的管理层可以单方面决定助研的工资和涨幅,而这会成为老师和学生们向外部机构——如NIH、NSF、DOD等——提交研究经费申请时的预算基准。通过集体谈判,我们可以对助研工资额度及其涨幅进行谈判,而这也将惠及于依靠外部研究经费支持的学生。在麻省大学和华盛顿大学,依靠外部研究经费支持的助研们已经通过集体谈判确保了工资的年增长率,加州大学系统的博士后们也是如此。

4.  如果我受助于外部的研究经费,我能否加入工会?

答:当然!NYU的研究生工会中就有许多接受外部研究经费的学生,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工会也向NLRB主张,集体谈判单元中应该包括接受外部研究经费的研究生助研。在哈佛,来自每一个院系和校区的研究生雇员都可以加入到工会中、为他们的工作环境发声。

5. 通过集体谈判我们能获得什么样的福利和保障?

答:通过集体谈判赢得一份合同,意味着拥有了一份受法律约束的、可以保障劳动条件的文件。在没有和我们的工会协商的情况下,学校不得单方面改变这些福利。以下是一些可通过谈判得到的实际保障的例子:

  • 适用于全体学生的年均工资增长和及时的工资发放
  • 改善的牙科、眼科和心理健康保险(包括在医疗服务和处方药上享受更低的自付比例)
  • 家庭福利的改善,包括家属的医疗保险、幼儿看护补助和带薪产假
  • 对工作量的保护,以提升研究和教学的质量
  • 助研的休假和病假
  • 交通补助
  • 针对歧视和性骚扰的保护
  • 无障碍设施的提升
  • 公平公开的申诉程序

 

6.   其他学校的研究生工会赢得了什么?

答:

  • 2015年3月,NYU的GSOC-UAW的新合同以99%的通过率被批准。他们获得了每年最低4%的工资涨幅,个人医疗保险90%的补贴,免费的牙科保险,$200,000的家庭医疗保险基金,$100,000免税的保育基金。
  • 2015年4月,康涅狄卡大学的GEU-UAW以99%的通过率赢得了他们的第一份合同。他们的成果包括:未来三年内工资涨幅9.3%,重新恢复在2003年取消的州内职工医疗保险,近每年$900的杂费减免(相当于5%的额外工资涨幅),以及出差报销,保育补助和6周的带薪产假。
  • 2015年5月,华盛顿大学的研究生工作者得到的合同保障了育儿补助的增长,学费和杂费的减免,工资的最低年增长率,时薪工作者工作量的保护。集体谈判在过去的10年中获得了显著的成就,包括从2004年起就从没缩减过的医疗保险计划,尽管校方在购买医疗保险上的花费已经增加了50%。
  • 2014年,经过8天的罢工(38年来的第一次),俄勒冈大学的研究生助教们得到了一份10%工资涨幅的合同,其中还包括了两周的带薪家庭事假或病假,以及$150,000的困难基金用于家庭和医疗的紧急事件。10月,他们投票通过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得到了10.7%的工资涨幅和带薪的员工培训。
  • 2014年,加州大学的学生工会的一份新的集体谈判合同被批准。其中包括新增两周的带薪产假(使得在季度制的学校,产假总长增加到3个月整,这样母亲就不用在学期中请假而导致没有薪水和福利),50%育儿补助的增长,四年内17%的工资涨幅,工会成员学费和注册费的完全豁免。
  • 自2007年起,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通过工会运动获得了助教工资一倍的增长,学生医疗中心更好的医疗标准,以及保障了学生在产假期间依然可以保留学籍、签证身份、医保和学校设施的使用权。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