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劳联产联主席谈美加墨新贸易协定

近日,美国劳联产联主席Richard Trumka发表文章Working people need answers on latest North American trade deal (https://thehill.com/opinion/international/411138-working-people-need-answers-on-latest-north-american-trade-deal),既谈到了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于劳动保护的改进,也表达了一些忧虑。我站将继续关注该协定中的劳动条款。——柯振兴

 

 

最近,在华盛顿,似乎每一个电视评论员都处于狂乱之中,要么急着去赞美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被称为美加墨贸易协定),要么急着去谴责它。但是真相是,做一个最终的评价还太早。

这个新协定帮助理解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旧的协定已经已经严重伤害了北美劳动人民的生活。在美国,85万个工作岗位被转移到海外。而墨西哥的工人在贫困工资和压迫的条件下辛苦工作,大型公司则利用这种劳动力滥用作为一种扭曲的论证方式,作为在美国和加拿大减少工资和削减福利的借口。

劳动人民已经不再支持旧协定。我们要求一个新的贸易体制,将最辛苦工作的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为了建立我们所值得拥有的更公平的经济和更公平的社会,我们上街游行并积极动员起来。这就是我们如何与TPP抗争并击败了它。这就是我们如何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带回了谈判桌。

但是在任何人可以安心地靠在椅背之前,劳动人民需要一个清楚的答案。我们已经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破碎的承诺下经历了足够长时间的痛苦。大型公司所写的并且被不公平执行的贸易协定毁掉了太多人的生活,流失了太多的工作,伤害了太多的家庭,破坏了太多的社区。我们对不可靠的承诺或者标准不感兴趣,这些承诺或者标准的兴起和衰落取决于谁在白宫当政。

诚然,草拟的协议包含了一些劳动保护、外国投资和产品中美国成分标准的改进措施。然而,同样很明显的是,新的贸易协定在一系列议题上进一步向公司的利益让步,从食品标签要求到环境保护,到数据隐私和可以负担的药品。

现在仍然存在很多重要的未知。比如,我们不知道墨西哥是否或者如何提高劳动标准。如果这些改革是先进的并且被严格执行,墨西哥的工人将能加入工会并为了更好的工资而谈判,缓解美国工人工资下行的一些压力。如果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不能确保这些改进,那整个协议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毫无成功希望的事情。

此外,我们不知道各方是否或者如何监督和执行协议中的其他劳动条款。我们也不知道汽车原产地规则如何被执行,这个规则对于保护汽车工业的工作非常关键。这些事情关系到成千上万人。没有快速的和确定的执行,新的协定是毫无意义的。

劳动人民正在密切地观察。当整个贸易协定被完成,我们将继续使我们的声音被聆听。我们对这个协定是一个完美的协定这一点不存幻想。任何恢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下所失去的工作的宏大承诺都是愤世嫉俗,就像当初围绕着原始协定的豪言一样。

但是,如果谈判者能确切地证明这个新协定能修改贸易条款(通过墨西哥劳工根本经济权利的法典化并激励全体北美劳动者),那么,它能代表一个很重要的进步。如果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最终推进了工薪家庭的需求和权利,我们将为之战斗,使之成为法律。但是,如果它继续牺牲我们的生活来使公司的执行官们更加富裕,我们也会奋力作战去击败它。

目前,有一件事情是明确的。劳动人民已经反转了关于贸易的辩论。事实是,全国性的对话已经聚焦在修补一个差的协议而不是一个新协定被通过本身就是胜利。它提供了一个真正的承诺,未来的贸易政策将最终把工薪家庭放在第一位。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