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Hyman:加州AB5法案可能会伤害劳动者

译者按:加州的AB5法案制定后,很多媒体都赞赏网约工从此将成为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然而,一些学者也在担忧AB5法案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Louis Hyman的这篇文章,可以说是福音里面的一丝杂音。我站将继续关注AB5法案的实施情况。(Louis Hyman: California’s newgig economy law was meant to help workers. But it will likely hurt them instead,https://edition.cnn.com/2020/01/09/perspectives/california-ab5/index.html)

今年1月1日起,加州开始实施被称为AB5法案的一部法律。这部法律的目的是将该州的很多独立合同工重新认定为劳动者,并且给与他们应得的工作福利,比如失业保险和残疾保险。可能更重要的是,作为劳动者,这些网约工将可以得到劳动法赋予他们的全部权利。没有这些权利,合同工——Uber和Lyft的司机、自由职业者以及其他网约工——正在遭受剥削。大家希望根据这部新法律,劳动者可以享受工作的稳定性和体面的工资。立法者的未声明的假设是,公司将遵守法律,将那些网约工的岗位转变为全日制的岗位。

正如我在最近出版的《临时工》(Temp)一书所显示的,几十年来,加州在经济上非常依赖独立合同工,特别是当它先成为电子业的温床,后成为高科技产业的温床。很多在加州经营的公司没有能力一夜之间重建工人队伍,特别是像Uber、Lyft、Instacard和Grubhub这类大型数字物流公司。Uber和Postmates继续寻求法律救济即寻求法院对法案下达禁令。Lyft和其他公司则希望通过选民在加州全民公决中的选票否决该法案。对这些公司来说,重新雇佣传统劳动者,并且提供消费者预期价格这个层次的服务,将会非常困难。

尽管法律的目标是数字物流公司,但是它也适用于其他也使用自由职业者的行业。去年12月上旬,Vox传媒公司引用AB5法案,解雇了大约200名为旗下体育新闻网站SB Nation工作的独立合同工。Vox公司可能是第一批与加州网约工切断关系的公司之一,但是将不会仅此一家。

对雇主来说,传统劳动者的劳动成本比网约工的成本更高,并且传统劳动者不能被灵活地调动。传统劳动者的最重要的福利是医疗保险,无论一个适格劳动者一个星期工作10小时还是80小时,雇主的缴费是一样的。由于医保成本,雇主有一个非常大的动力去确保它的在职员工尽可能地多工作。

无论是对于博客写手或者司机,依赖网约工的公司,一旦网约工都成为正式的劳动者,必然会发生高峰时段人手不够而低峰时段人手过多的情况,而不是满足市场所需。公司将需要缩小劳动队伍。一家网约车公司,不会再在全州内提供一天24小时的服务,而仅仅提供旧金山市中心的高峰时段的服务(此时的工作才可能是全职),放弃其他时段和地点的服务。对雇主来说,网约工队伍的灵活性并不是很适合传统的雇佣模式,也不满足劳动者的需要。甚至在今天,失业人数比过去任何时间都少,很多工人仍需要增加他们的收入。

摩根大通研究所(JPMorgan Chase Institute)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显示,美国工人中,一半多一点的劳动者,月收入之间的波动达到30%或者更多。几乎所有的波动都来自于同一份工作内的工资差异。同样这份研究显示,参加按需工作(on-demand work),比如为拼车软件开车,可以在需要时通过增加工作时间来避免债务。

独立的劳动力需要收入的稳定性,但是因为传统的工作已经无法提供稳定性,很多人不得不进入共享经济。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一篇工作论文(该论文考察了2017以来Uber公司提供的数据),只有18%的Uber司机每周开车超过30小时。更多的司机(19%)在任何一周没有开过车,高于每周开车超过30小时的司机(18%)。60%的Uber司机每周工作低于10小时。对于大多数司机来说,成为Uber司机是增加家庭收入的方法,从低工资且不按时的服务业工作勉强生活下去。

被迫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现在还不清楚这些app公司是否将活下去。对于法案支持者,剔除这样的公司似乎不是问题,这些支持者将很可能推动加州人民招呼出租车或者亲自去杂货店,但是对于网约工,法案将导致一个更加恐怖的2020。AB5法案努力将加州人民统一到全日制工作的经济,但是这个经济没有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收入稳定性,已经使这些劳动者失望。法案并没有使依赖网约工的公司遵守法案,相反,法案将导致Uber,Lyft及其他公司很简单地去关闭APP,就像Vox公司裁掉它的独立合同工。Uber和Lyft公司将为这些举动感到痛苦,但是他们正在遭受损失。没有强大的行动去击败法律,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盈利。当50万Lyft和Uber司机以及数百万消费者突然发现他们无法使用app,加州将迎来政治危机——这也是他们自己制造的。到那个时候,我们会发现谁真正拥有权力。没有法律的妥协,Lyft和Uber从加州退出不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而是在我看来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对共享经济的规制应该承认工作的新可能性而不是努力去阻止工作形态发生变化。今天,我们需要谨慎地制定政策,让所有相关方都把利益摆上台面。工业时代的工作成为好工作仅仅因为立法者与劳工和商界合作来创造新的工作方法。在数字时代,我们需要做同样的事情。我们需要能被灵活提供的福利来匹配我们如今灵活的工作方式。我们需要劳工权利,特别是不依赖于传统雇佣定义的集体谈判权。对于共享经济的错误规制对加州是一个问题,但是这也是一个重新构想未来我们如何推动稳定性和灵活性的机会。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