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ie Sanders:我的2023 年英雄是工会运动

原文请访问:Bernie Sanders: My Hero of 2023 Is the Trade Union Movement,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bernie-sanders-my-hero-of-2023-is-the-trade-union-movement?ref=home?ref=home

2023年不仅将被记载为美国现代史上最困难的一年,也是世界现代史上最困难的一年。

几乎在社会的每一个领域,美国和世界的状况都处于危机之中——从气候变化到毁灭性的战争,到运转失灵的医疗保健系统,以及未能满足人们的儿童保育、教育和退休需求,需要担心的问题似乎无穷无尽。

但是,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对于过去50年来一直在奋斗的美国工人阶级,也有一些非常好的消息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和鼓励。这就是美国工会运动的复苏、复兴和发展。

在我看来,2023年的英雄不只属于一个人,而是属于整个工会运动——这证明了当工人们团结起来追求经济正义时,他们就能实现过去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在全国各地,我们看到工人们站起来,以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的方式反击企业的前所未有的贪婪。并且他们正在赢得胜利——伟大的胜利。

当三大汽车制造商在过去十年中赚取了2500亿美元的利润,而汽车工人的实际工资在过去二十年里暴跌了30%时,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表示受够了。他们针对企业的贪婪发起了六周半的罢工,并赢得了一份历史性的合同,其中包括预计未来四年工资增长33%,并结束灾难性的两级工资制度(在这个制度中对待新员工就像三等公民)。

UAW取得的这些非凡成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反响。在UAW为工人谈判达成一份强有力的合同后,本田、丰田、现代和其他汽车公司立即宣布对他们在美国的未成立工会的工人进行类似的加薪。

如今,UAW正在开展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草根运动,鼓励美国工厂中(这些工厂属于特斯拉、丰田、大众、本田、日产和其他没有成立工会的公司)的汽车工人行使其宪法权利来组建工会并进行集体谈判,以改善他们的工资、福利和工作条件。UAW的新领导层明白,我们重建美国中产阶级的唯一途径是扩大工会运动。

让我们明确一点。UAW并不孤单, 并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UPS去年实现130亿美元利润,并有能力花费84亿美元用于股票回购和股息时,卡车司机工会站起来并进行了反击。由于他们的勇敢努力,卡车司机们赢得了一份新合同,该合同将使兼职工人的工资平均增加48%,同时大幅改善全职工人的工资和工作条件。

当卡车司机工会赢得了一份强有力的合同,提高了UPS工人的工资和福利,亚马逊提高了(没有成立工会的)仓库和送货司机的工资,尽管它继续花费数百万美元阻止工人组建工会。

换句话说,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历史性的工会胜利不仅改善了其成员的生活,而且开始改善全国各地的非组建工会的工人的生活。

此外,工会运动不仅在蓝领行业势头强劲,而且在白领工作和大学校园中也取得了重大进展。

今年,美国电气、无线电和机械工人联合会组织了全国各地高校2万多名研究生加入工会。受过良好教育的学生逐渐意识到,尽管他们在名牌大学接受过教育并享有很高的地位,但他们并不能免受剥削。

我们看到娱乐业的编剧和演员以巨大的勇气进行罢工,并赢得了更好的工资、福利,以及有关人工智能的历史性保护。

今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高科技行业工人对抗企业的贪婪,并要求在苹果、世嘉、动视暴雪和谷歌等公司进行集体谈判(demand a seat at the table)。

护士举行罢工的人数创历史新高,其目的并不只是为了增加工资和福利,而主要是为了通过争取和赢得护士与患者的更好的比例,来改善患者的生活和福祉。例如,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New Brunswick, New Jersey)的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大学医院的护士们在经过 4 个月的罢工后,在改善患者安全方面取得了重大胜利。

甚至在大型医疗机构工作的在某些情况下每周工作80小时的年轻医生也投票成立工会,以便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今年,美国总共有超过45万名工人为了更好的工资、福利和工作条件而举行罢工,与两年前相比增加了900%以上。

去年,美国的工会成员增加了273,000名(工人总数达到1,430万人),而美国近2,600个工作场所的员工向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提交了成立工会的请愿书,比两年前增加了50%以上 。

换句话说,在今天的美国,更多的工人希望加入工会;更多的工人正在加入工会;更多的工人正在罢工以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

这些努力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为它们是在面对美国企业界设置巨大障碍时赢得了这些胜利。

如今,大公司正在做他们所有能做的去恐吓、胁迫、威胁和阻止工人行使其宪法权利、组建工会并就公平合同进行谈判。为什么?

这并不复杂。美国企业界了解到,工会工人的平均收入比非工会工人高出近20%。

他们了解到,64%的工会工人拥有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可以保证退休后的收入,而非工会工人的这一比例仅为11%。

他们了解,工会工人成为健康和安全违规行为受害者的可能性只有非工会工人的一半。

这就是为什么全国各地的大公司都以支持工会组织运动的“罪行”为由解雇工人。

这就是为什么星巴克、亚马逊等大公司在非法的工会破坏运动和反工会律师事务所上花费数亿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工人选择成立工会,美国一半以上的雇主就会威胁要关闭或搬迁他们的企业。

这就是为什么当工人有兴趣组建工会时,他们几乎总是被迫参加闭门会议,听取反工会的宣传;他们的主管几乎总是被迫参加关于如何攻击工会的培训课程。

即使工人们克服了所有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障碍并赢得了工会选举,超过一半的投票成立工会的工人一年后也没有第一份集体合同。这是不可接受的,必须改变。

作为参议院健康、教育、劳工和养老金委员会的主席,我将尽我所能来加强和扩大工会运动——美国真正的男英雄和女英雄——不仅在2023年,而且在以后的每一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