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欧盟关于平台工人的法律岌岌可危

译自:Dead deal walking: Why the EU law on platform workers is hanging by a thread,https://www.euronews.com/my-europe/2024/01/18/dead-deal-walking-why-the-eu-law-on-platform-workers-is-hanging-by-a-thread

《平台工人指令》(Platform Workers Directive,以下简称PWD)被认为是所谓零工经济的转折点,因为通过平台工作的数百万自雇者将被重新认定为劳动者,并受益于最低工资、医疗保险、意外保险和带薪休假等基本权利。

但在欧洲议会与成员国经过六轮谈判后,该指令在即将到达终点线时却戛然而止。

12月底的一次会议显示,就在布鲁塞尔因假期而暂停工作前的几个小时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反对(前六轮谈判产生的)法律草案的国家数量超出了预期。

法国、爱尔兰、瑞典、芬兰、希腊和波罗的海国家等明确表示,它们不能支持由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西班牙左翼政府牵头提出的草案。

时任法国劳工部长奥利维尔·杜索普特 (Olivier Dussopt) 去年 12 月表示:“当你采取允许大规模重新认定的(规则),包括重新认定重视其自雇身份的自雇者时,我们无法支持。”

预计欧盟的联合立法者将兑现谈判中达成的协议,并将其推进到最终投票,因此,最后一刻的阻力,搭配它“夺取”法案的能力,已经敲响了警钟。

尽管尚未选定日期,但新一轮谈判的激烈程度几乎已成定局。

因为今年六月份欧洲议会选举,这决定了在二月中旬必须完成机构间谈判,因此局势尤其不稳定。

一个推定问题

反对联盟所表达的反对意见都集中在一个关键点上:劳动关系的法律推定。这是拟议法律的核心支柱,没有它,该指令实际上就会失去其存在的理由。

法律推定是指,在该制度下,数字平台将被推定为雇主,而不仅仅是中介,而平台工人将被推定为劳动者,而不是自雇者。

根据欧盟委员会最初的提议,如果实践中满足以下五项条件中的两项,法律推定就会发生:

1、平台确定报酬水平或设定报酬水平的上限。

2. 平台以电子方式监督员工的绩效。

3.平台限制工人选择工作时间、拒绝任务或使用外包的能力。

4、平台对仪表、举止、工作表现实行强制性规则。

5. 该平台限制了建立客户群或为竞争对手工作的能力。

据欧盟委员会估计,活跃在整个欧盟的 2800 万平台工作人员中,约有 550万人目前被错误认定,因此属于法律推定范围。这样做将使他们有权享受最低工资、集体谈判、工作时间限制、健康保险、病假、失业救济金和退休金等权利——与任何其他正式劳动者一样。

平台或工人可以对法律推定提出质疑或反驳。举证责任将由平台承担,由平台证明所推定的劳动关系与现实不符,从而推翻法律推定。

“相当脆弱”

从一开始,该指令就在成员国中引起争议,这些成员国历来保护其劳工政策和福利制度。

在与欧洲议会进行谈判之前,27个国家达成了一项共同立场,大幅修改了法律推定,将五项标准扩大到七项,并添加了在某些情况下绕过该系统的模糊条款。

与此同时,欧洲议会议员选择了原则上适用于所有平台工作人员的一般推定条款。重新认定为劳动者的标准只会在反驳阶段生效,这使得公司更难规避该系统。立法者还加强了对算法的透明度要求,并加大了对不合规公司的处罚力度。

理事会和议会之间的分歧减慢了谈判速度,被称为三方谈判,需要六轮才能达成协议,这是一个特别高的数字。

但正当欧洲议会议员为这一突破欢呼雀跃时,理事会却爆发了“叛乱”。

阻力源于法律上的劳动关系的推定,三方谈判恢复到原来的五项标准,全职和兼职工人,私营企业的负担以及对(作为一个整体)数字经济的潜在不利影响的一个平衡。

“总而言之,问题在于该文本没有提供法律明确性,也不符合理事会的立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反对该协议的国家集团的外交官表示。“保护工人,是的,但应该保留竞争力。”

另一位外交官表示,理事会达成的立场“相当脆弱”,留下了最小的让步空间。“这很困难。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文件,”该官员指出。

从西班牙到比利时

截至今天,三方协议明显未达到推进所需的特定多数。更令人意外的是,欧盟最大的国家德国迄今为止一直保持沉默,这被解读为弃权的前奏。如果柏林不参加投票,那么获得特定多数的道路就会变得更加艰难。

巧合的是,一些不情愿的国家却是欧洲一些最著名的数字平台的所在地:Bolt(爱沙尼亚)、Wolt(芬兰)、Free Now 和 Delivery Hero(德国)。这些公司与Glovo(西班牙)、Uber(美国)和 Deliveroo(英国)一起在布鲁塞尔成立了行业协会,并增加了游说支出,以捍卫自己的企业利益并影响法律草案。

其中一个协会“Move EU”公开庆祝12月份该指令被拒绝,并称该指令“不符合目标”。该声明严厉批评了这一法律推定,认为这将“压垮国家法院并消除了积极的改革”。

相比之下,欧洲工会联合会(ETUC)表示,拟议法律“被搁置,却没有一个好的理由”,并呼吁各机构完成该文件。“三方谈判中达成协议远非理想,但最终为该行业带来了一些基本标准,”联合会表示。

这个政治烫手山芋现在到了在比利时手中,该国于今年1月1日接任理事会主席。比利时打算提出新的共同立场,并与欧洲议会议员进行第七轮谈判。

比利时经济和劳工部长皮埃尔-伊夫·德尔马涅上周表示:“我们非常有决心达成协议,但不会不惜任何代价去达成协议。因为,当然,我们必须保持最初的雄心”

“我们知道时间非常紧迫。实际上这几周我们都在讨论。”

但前进的道路充满了障碍。理事会为满足反对联盟的要求而采取的新举措可能会引发左翼政府的强烈反对。尤其是法国,被视为坚决反对该指令。

即使理事会设法克服困难并彻底改变其共同立场,也不能保证欧洲议会议员愿意让步并淡化12月的协议。如果文本未能在二月中旬(即欧洲议会选举设定的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三方谈判,它将陷入立法困境。

欧洲工会研究所(ETUI)高级研究员阿格涅斯卡·皮亚斯纳(Agnieszka Piasna)表示:“我们现在陷入僵局,比利时作为轮值国主席面临着调和这些对立立场的任务,其结果可能是一个非常弱的规制。”

“如果理事会不改变立场,我们可能会看到一项指令,将最低下限设定得太低,以至于一些国家的平台工人的条件实际上可能会恶化,甚至阻碍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尽管成本高昂且繁琐,但迄今为止,一直是工人维护自身权利的有效途径。”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