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尼·桑德斯:是时候实行每周四天工作制了

Bernie Sanders: It’s time for a 4-day work week, https://edition.cnn.com/2024/04/03/opinions/32-hour-work-week-sanders/index.html

这个国家中最富有的人从未享受过如此美好的生活。只是,美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超过60%的美国人勉强维持生计,是地球上主要国家中儿童贫困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超过65万人无家可归。

根据兰德公司的一项研究,自1975年以来,近50万亿美元的财富从底层中90%的人群向顶层人群转移了。与此同时,自1973年以来,美国普通工人的周薪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实际上有所下降。

是时候做出改变——一个真正的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放弃政府和民主,国会早就应该为美国陷入困境的工薪家庭挺身而出。朝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是实行每周32小时工作制,且工资不受损失。

早在1866年,美国工会运动的核心纲领之一就是建立八小时工作制,并提出了一个简单而直接的要求:“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做你想做的事。”

那个时代的美国人厌倦了每周六到七天、每天工作12小时,几乎没有时间休息、放松或与家人共度美好时光。他们去罢工,他们组织工会,他们向政府和商界领袖请愿,经过几十年的斗争,他们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果。

最终,1916年,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 总统签署立法成为法律,规定铁路工人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十年后,福特汽车公司成为美国最早为汽车工人制定五天工作制的主要雇主之一。

到1933年,美国参议院曾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立法,规定每周工作30小时。仅仅几年后,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将《公平劳动标准法》签署为法律,并制定了每周40小时工作标准。这是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尽管技术大幅发展,工人生产力飞速提高,但数百万美国人的工作时间更长,工资却更低。事实上,美国近40%的员工每周工作至少50小时,18%的员工每周工作至少60小时。

这意味着,现在美国人民的一个不好的特征是,每年的工作时间比大多数其他富裕国家的人民要长得多。

平均而言,美国人每年的工作时间比德国人多470小时,比法国人多300小时,比英国人多279小时,比日本人多204小时,比加拿大人多125小时。

由于近几年和几十年发生的重大技术革命,美国工人的生产力比20世纪40年代提高了400%以上。然而,这些技术成就所带来的几乎所有经济收益都直接流向了管理层。

例如,1965年,美国一家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收入比普通工人高出约20倍。如今,大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收入是普通员工的近350倍。

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经济的历史时刻,是时候确保劳动人民从生产力的提高中受益,而不仅仅是企业首席执行官和亿万富翁阶层。

是时候减轻美国的压力水平,让美国人享受更好的生活质量了。现在是每周32小时工作且工资不受损失的时候了。

这不是一个激进的想法。

事实上,其他发达国家已经在朝这个方向迈进。

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法国的每周工作时间为35小时,并正在考虑将其减少到32小时。由于工会强大,丹麦大多数员工的标准每周工作时间约为37小时,比利时已经采用每周工作四天的制度。

2023年,德国工会运动为金属加工工人赢得了每周32小时的工作时间,而大众和梅赛德斯-奔驰的汽车工人则每周工作35小时。去年12月,兰博基尼宣布,在工会确立了“减少工作量,提高工作质量”的指导原则后,将改为每周工作四天。

英国和南非的试点项目发现,每周工作四天可以提高工人的生产力和企业收入。换句话说,每周工作32小时且工资不受影响,对工人和企业都有好处。

在美国和加拿大,试点项目发现,超过三分之二的工人表现出较少的工作倦怠;焦虑和疲劳下降约40%;60%的人表示更成功地实现了工作与家庭的平衡。几乎每个参与者都希望继续该计划,公司人员流动率下降了20%以上,缺勤率下降了39%。当微软在日本测试每周工作四天时,报告称生产力提高了40%。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去年均表示,技术进步将在未来几年带来三天或三天半的每周工作时间。

近年来,尽管技术和工人生产力呈爆炸式增长,但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新突破只会加速我们经济的转型。汽车制造等主要行业正在经历千载难逢的变革,我们的工作也在随之变化。

问题是:谁将从这种转变中受益?是亿万富翁阶级,还是工人阶级?

在我看来,选择是显而易见的。

罗斯福签署每周40小时工作制法律86年后,我们是时候在不损失工资的情况下转向每周32小时工作制了。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