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的大罢工

感觉事情还挺大,起因是去年选举后,新上台的保守派政府颁布了劳动法的改革方案。苯人节译了一部分,有兴趣的可以了解一下。German Bender & Anders Kjellberg, Finland Rattled by Political Strikes Against the Conservative Governments’ Anti-Union Agenda, https://onlabor.org/finland-rattled-by-political-strikes-against-the-conservative-governments-anti-union-agenda/ 未授权,侵删

对同情罢工和政治罢工的限制

政府希望引入比例要求,排除工会的用来相互支持的很多同情(或团结)罢工。此类限制在瑞典并不存在(正如当前的特斯拉罢工所表明的那样),但在丹麦、挪威和德国确实以不同形式存在。政治罢工将被限制在24小时内,并以其他方式受到限制。禁止被禁止的情况下,参与的工会的罚款将大幅增加,并对参与的工会成员实行罚款。

出口行业的工资将为其他行业设定上限

政府指定的集体谈判纠纷调解员不得批准高于出口行业的工资协议。实际上,这意味着在产业工会和雇主——国家支持下——将通过协商其他部门必须遵守的年度工资增长来确定整个经济的工资增长速度。这个想法是,通过保持劳动力成本(相对于瑞典和德国等国家)的竞争力,从而保护行业的竞争力。这一原则(在劳资关系文献中称为“模式谈判”pattern bargaining,见文章末尾的解释)在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以各种形式得到应用,在其中一些国家(也许最著名的是瑞典),它导致了有利于工业竞争力的工资调节——同时为工人提供可观的实际工资增长。但在这些国家,模式谈判是由工会和雇主通过集体谈判自愿实施的,而不是像芬兰提案中那样由政府依法实施。

公司层面的集体谈判将扩大,并放松管制

集体谈判规则的变化将使公司更容易脱离行业谈判的协议,并且还允许不隶属于雇主协会但受到扩展集体协议覆盖的公司脱离行业谈判协议(现在在这些公司中是被禁止的)。在芬兰,涵盖某个部门/行业一半以上工人的集体谈判协议在法律上扩展到涵盖所有工人,即使有些工人所在的工厂尚未签署该协议,因此这将对部门/行业谈判模式构成严重打击。工会非常关注的另一项提议是,此类协议可由非工会代表签署,为雇主建立公司(黄色)工会提供了可能性。

就业保障和社会福利减少

一系列减少就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政策,例如固定期限合同的灵活化、降低失业救济金、取消成人教育财政援助以及对病假的新限制。所有这些建议不仅会直接伤害工人,还会间接削弱他们的谈判能力。

模式谈判是劳动关系中的一种过程,工会从一个雇主那里获得新的、更优越的权利,然后将该协议作为先例,要求其他雇主提供相同的权利或更优越的权利(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ttern_bargaining)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