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工资(Living Wage)而战

译自Basel Saleh, Waging the Fight for a Living Wage, https://blog.dol.gov/2024/04/30/waging-the-fight-for-a-living-wage

在孟加拉国的成品服装行业,政府最近将每月最低工资提高到了12,500塔卡(约合113美元)。不幸的是,对于孟加拉国400万制衣工人来说,这并没有达到生活工资——这种工资能够提供可持续的工资水平,从而实现体面的生活水平——特别是考虑到近年来生活成本的急剧上升。

这意味着孟加拉国的制衣工人(甚至在全职工作的情况下)可能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家庭的基本必需品,例如食物、住所或家庭医疗保健。

最低工资与生活工资之间的差距并非孟加拉国独有。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提到“工资”这个词,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最低工资。鉴于自20世纪初以来,最低工资在塑造美国和国外数百万工人的生活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这是可以理解的。从理论上讲,雇主降低劳动者的工资从而降低劳动力成本和并以低于竞争对手的价格出售产品,而最低工资则为工资制定了底线。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意味着最低工资成为了低技能就业(无论小型企业和大型企业)的现行工资率。刚开始,工人是最低工资规则的预期受益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许多国家,最低工资的购买力随着通货膨胀而削弱。例如,美国上一次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是在近15年前。

今年二月,国际劳工组织主办了一次有关工资政策(包括生活工资)的专家会议。这次会议标志着对话的重点从最低工资转向明确讨论生活工资——正如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劳动部自己的“好就业原则”所敦促的那样。更高的工资和良好的工作不仅可以确保工人及其家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而且还可以在公司的招聘、留住员工和整体成功方面创造明显的竞争优势。雇主也越来越多地被问到,即使他们的工人的收入已经高于最低工资,工人是否能够靠支付给他们的工资足够好地生活。

在历时五天的国际劳工组织会议上,雇主、政府和工人最终就生活工资的定义、估算原则以及国际劳工组织将采取的促进最低工资与生活工资趋同的步骤达成共识。因此,虽然生活工资仍有许多定义,但国际劳工组织将其视为“为工人及其家庭提供体面生活水平所必需的工资水平,考虑到国家的情况,并根据他们在正常工作时间内所从事的工作来计算”

这种清晰和共同的理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双赢。

评估对孟加拉国或美国等地工资和政策的影响需要时间。但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工资处于不可持续地降低时,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