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Lordan:最低工资上调与企业的自动化进程

译者按:众议院的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在推动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小时的议案,不过Grace Lordan的论文倒是提醒我们要综合考虑各类因素,特别是最低工资上调可能导致自动化进程的加速,使得更多的低技能劳动者失去工作。(原文地址:https://thehill.com/opinion/finance/390528-be-careful-what-you-wish-for-with-minimum-wage-hikes,原文题目:Be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with minimum wage hikes)

 

以下为正文:

2018年伊始,美国有18个州提高了最低工资。目前,已经有13个州(包括哥伦比亚特区)的最低工资高于联邦最低工资,数额从华盛顿州的11.5美元/小时到哥伦比亚特区的12.5美元/小时。到2020年,亚利桑那、哥伦比亚特区、缅因、俄勒冈和纽约州将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2美元/小时及以上的水平。

对于利润已经很微薄的行业(比如服务业和运输业),公司的工资单依赖最低工资工人,那么提高最低工资会对工资单带来很大影响。尤其是,机器人的成本一直在下降并且机器人也一直在增强能力。

在千禧一代的工人中,创建机器人、排除机器人的故障并维护机器人作为生产过程一部分的技术的供应也在增加。目前,已经有很多低技能员工所依赖的岗位处于被自动化的轨道上。这包括运输司机(尽管Uber公司和Tesla公司遇到挫折,Waymo公司继续致力于无人驾驶技术),出纳员(参考Amazon GO,概念型无人超市)和砌砖匠(Hadrian X是一款砌砖机器人,能在60分钟内砌出1000块标准砖)。

我和David Neumark这篇最新的劳动经济学论文非常及时,因为研究了过去的最低工资变化是否加快了自动化的进程,而自动化改变了适合低技能劳动者的工作种类。

在过去,被科技替代的工作大部分都是涉及行动的重复序列并且容易被编码的工作。

根据从1980年到2015年的美国人口数据和Autor & Dorn (2013)引入的可被自动化的工作的分类,我们发现,最低工资上调10%,导致可以由低技能劳动者完成但也可被自动化的工作岗位下降0.31个百分点。

这个影响在制造业是最大的:最低工资上调10%,可以由低技能劳动者完成但也可被自动化的工作岗位下降了0.73个百分点。特别是,我们发现大龄工人、黑人和女性员工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总体上,我们有充分证据证明最低工资的上调正在通过加速自动化进程来改变低技能劳动者可以工作的种类。

我们考虑了一个更近的时间段,1995-2016,正如我们所预计的,在这个时间段中最低工资带来的影响更大。这个影响增大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已经变得更加便宜,而劳动力相对来说更加昂贵。正如所预计的,这个估算是更加明显。比如,我们发现,最低工资上调1美元后,导致了可以由低技能劳动者完成但也可被自动化的工作岗位减少了0.57个百分点(相对于之前0.43个百分点)。

接下来,我们通过比较那些在日常任务岗位上的低技能劳动者和那些在无法被自动化的岗位上的低技能劳动者,直接模拟了一个更高的最低工资是否实际上增加了被解雇的情况。

在这里,我们发现有很强的证据显示,对于在可以被自动化的工作岗位上工作的工人,最低工资上调减少了这类工作,这个负面效果事实上也与这些工人的失业和逐渐被解雇相关。我们同样发现对不同人口群体的影响,即最年轻和最年老的工人所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同时,相对于男性,女性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大。

在另一个单独分析中,我们展示了,紧接着最低工资的增长,在可被自动化的岗位上,低技能劳动者更有可能出现工作时间减少或者被调往不能被自动化的岗位。换一份工作的代价对于公司和工人都很高。

综上,我们的论文提出了,低技能劳动者更容易受到因最低工资上涨而带来的工作岗位更迅速消失的影响。直觉上,因为自动化而失去的旧工作将会遇到新创造出来的需要不同技能的新工作。比如,雇主将用科技创新来代替人工,比如超市用自助服务结账台来代替收银员,在制造业工厂,生产线则使用机器人臂来代替工人。同时,这些公司将招聘员工来为新技术服务,排除障碍并保养新技术。很有可能的情况是,年纪越大并且技能越低的工人可能是这场转型的最大输家,因为他们可能无法得到很多重新培训并学习新技术的机会。

也有可能的结尾是,随着自动化进程的持续,工作岗位将大规模减少。仅仅因为在过去所有失去的工作都被替代并不意味着这种情况在未来会继续发生。当机器继续学习新技能,而最低工资又给已经处于高度竞争环境的公司施加压力推动公司用机器代替劳动者时,被机器替代的劳动者又被新技术雇佣的可能性变得更小。

所以,如果机器替代的速率被加快到太多的工作消失这一临界点,公共政策的功能是继续监测这一趋势,并考虑应该如何在社会内部重新分配机器所挣取的租金。

anyShare分享到:
柯振兴

柯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