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权的宪法保护(加拿大篇)

紧接着昨天的新闻(国际劳工组织将罢工权争议提交国际法院)。加拿大的劳动法学者David Doorey指出,加拿大最高院已经在判决中确认结社自由权包含罢工权,所以他说,国际法院也在决定加拿大最高院的判决是不是正确。这一期我们稍微介绍一下加拿大最高院的这个判决,编译自https://compendium.itcilo.org/en/compendium-decisions/supreme-court-of-canada-saskatchewan-federation-of-labour-v-saskatchewan-30-january-2015-case-no-2015-csc-4

上诉人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其中,上诉人对萨斯喀彻温省政府(Saskatchewan)颁布的两项法律的合宪性提出质疑。根据上诉人的说法,《公共服务基本服务法》(the Public Service Essential Services Act, 以下简称PSESA)和2008年的《工会修正案》违反了《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中有关结社自由的第2(d)条。

PSESA确立了一项立法计划,提供基本服务(essential services)的公共部门雇员被禁止行使罢工权,因此,这些雇员必须继续按照集体协议规定的条款履行职责,不得为解决集体谈判僵局提供有效机制。……关于 PSESA,最高院面临的法律问题是确定《宪章》2(d)条所保障的结社自由是否保护罢工权,如果是的话,提供基本服务的雇员被禁止参加罢工是否严重阻碍了真正的集体谈判进程的权利,就需要审查。

最高院对其判例法进行了非常重大的修改,首次承认“罢工权因为在有意义的集体谈判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所以受到宪法保护。”

为了支持其论点,最高院特别依赖加拿大加入的承认罢工权的国际文件以及国际法的其他渊源。它特别提到《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8条第(1)款(d)项、《美洲国家组织宪章》第45条以及国际劳工组织1948年《结社自由和保护组织权利公约》(第87号)。

关于第87号公约,最高院强调:“虽然第87号公约没有明确提及罢工权,但国际劳工组织的监督机构,包括结社自由委员会和公约和建议书实施专家委员会,已经承认罢工权是受该公约保护的工会结社权利的不可分割的必然结果。”在提及结社自由委员会的决定和原则的摘要时,它补充道:“虽然不具有严格约束力,结社自由委员会的决定具有相当大的说服力,并被世界各地的法院、法庭和其他裁判机构积极引用和广泛采纳,包括我们的法院。”

通过援引欧洲人权法院的判例法,法院也依赖国际社会就罢工权之于有意义的集体谈判的必要性所达成的共识。

基于上述,最高院推断,“为了通过集体协议追求其雇佣条款和条件,一个有意义的集体谈判过程需要雇员有能力集体退出。在集体协议谈判过程中集体退出的能力是(并且一直以来都是)加拿大劳资关系中结社自由中不可减少的最低限度。”

最高院继续审查,分析PSESA对《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所保障的结社自由的侵犯。在这方面,法院认为,PSESA禁止有关雇员参加以集体谈判工作条件为目的的罢工,严重阻碍了真正的集体谈判进程的权利,因此侵犯了《宪章》所保障的自由。

根据最高院,此时的关键问题是,萨斯喀彻温省政府认为,违反宪法权利的情况是否尽可能小,或者是否存在其他情况。在分析PSESA的条款时,最高院指出,“公共雇主单方面有权决定在停工期间是否以及如何维持基本服务,但没有适当的审查机制,也缺乏有意义的争议解决机制来解决谈判的僵局,证明了PSESA并不是最低限度的伤害。因此,它是违宪的。”最高法院以已批准的国际条约为基础,裁定PSESA2008违宪,而这些国际条约包括第87号公约以及国际劳工组织结社自由委员会和公约和建议书实施专家委员会的决定。

柯振兴